20130630

[歌仔戲] 一心戲劇團《斷袖》






原來奼紫嫣紅開遍
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賞心樂事誰家院

朝飛暮捲
雲霞翠軒
雨絲風片
煙波畫船
錦屏人忒看的這韶光賤





董賢與劉欣,這兩個讓我自十六、七歲就掛在心頭至今的人物,就不用說我去買了啃了哪些沒標點的磚塊古文了……年少時夢想為這對情侶(?)翻案,但無奈看了越多書,尤其尤瑟納《哈德良回憶錄》與瑞瑙《波斯男孩》兩座大山,卻讓我卻步惶恐起來,以我淺薄的社會歷練,要想寫出前朝後宮傾軋之下兩個年輕人註定破滅的夢想與感情……老實說螳臂擋車。

誰會先去做這件事呢?沒想到是歌仔戲。






==========================以下有捏==========================







一言以蔽之,如果大家在十幾年前曾經看過當時言情天后之一左晴雯的《斷袖問情》,本劇大略梗概便與這本書十分相似。

劇中那兩個大家都知道卻不想點出來,只用影射表現的人物,就是朱詡與王莽。在正史中為董賢獄中掘屍收埋的朱詡,為了戲劇化表現很難不想像如果不是深愛對方,很難為對方作這種必死奉獻。所以在許多斷袖故事的詮釋中,朱詡都被塑造成董賢的竹馬竹馬,自小暗戀對方一心奉獻的武士道葉隱精神,是皇帝的頭號大情敵云云。而一開始深得劉欣喜愛,最後在王傅政爭暫時敗下陣來的王莽,大概是最想要的大司馬位置被董賢奪走,所以最後才會在劉欣駕崩時把董賢欺負死死。但在「羅曼死」裡頭王莽老是被塑造成肖想董賢卻吃不到,最後惱羞成怒把人逼上絕路的大豬哥。

本劇因為是歌仔戲形式,刪去非常多東西:王政君與傅太后多年恩怨、王傅與趙飛燕等外戚家族政爭,王莽的心路歷程,劉欣董賢與董妻、董妹、孝哀皇后等人的多角糾葛等等統統被簡化,只凸顯某些重點,雖然老是讓人狂喊芭樂,卻是相當適合該劇種的明智抉擇。最後傳國玉璽梗也沒演,我想一方面算是枝節,一方面是若要演出王莽逼董賢交出玉璽,不但會讓董賢變得很不光彩,而且恐怕又要再多演半小時……「賜毒酒」梗恐怕也是為節省時間做出的權宜,免去許多鋪排董賢其實是自殺的內心戲。

觀劇時我忍不住不停在內心狂喊:難道這是千古不變隨處可見的逼ㄟ魯芭樂梗還是編劇看過所有該看過的作品!?為什麼我很想用的梗,跟我死都不會用的梗,這部全用上了!?(笑)

一開始虛構的鳳凰女神梗雖然乍看會覺得點點點,我卻認為這是將傳統歌仔戲觀者導引到這段不尋常感情戲的有趣鋪排。女神非凡俗女子,乃天上有之難得「佳人」。它將傳統「才子佳人,天雷勾動地火」簡單巧妙地引入「佳人是男人,男人是佳人」的元素,藉由董賢不斷向才子(劉欣)與觀眾宣告「我是男人」,使男男戀自然而然地進入傳統戲曲的世界。而「浴火」鳳凰傳說也預示了假扮女神的董賢最後真如鳳凰一般投身愛火,以殉死完成愛情。

但最糟糕也是最大膽突破的,其實是哀帝劉欣的腦內小劇場:面前秀色可餐的美人我可以吃嗎可以吃嗎可以吃嗎???????(你沒有看錯)

試著把劇情拉遠看看,的確情有可原而且比較合理,一個二十出頭血氣方剛善騎射的青年,面對與他聲氣相投的十八歲小美人,真的很難不慾火焚身…...好吧,這就是個年少青澀的小甲甲「犯了不該犯的錯」,但因「愛著卡慘死」終於在老婆的「管教」(?)之下讓肉慾成長昇華成款款深情,了解「真愛」的過程(你真的沒有看錯)的故事(但這過程看得我冷汗直流、心頭忐忑:這樣演真的好嗎台下都是些婆婆媽媽啊……)。

只是過去傳統劇不敢演而已啦(掩嘴笑),畢竟強上的都是惡霸。可是你看那柳夢梅還不是在夢中強抱杜麗娘去了湖山石邊。

柳:轉過這芍藥欄前,緊靠著湖山石邊。
杜:秀才,去怎的?
柳:和你把領扣鬆,衣帶寬,袖梢兒搵著牙兒苫也。則待你忍耐溫存一晌眠。
合:是那處曾相見,相看儼然,早難道這好處相逢無一言?

人家就怎地是什麼都能出口成章的狀元才子了?




謝謝本劇的董賢真的是比較符合我心中想塑造的形象:活潑明朗又陽光(別再把董賢跟柔弱的娘受畫上等號了謝謝),也在我擔心聖卿變成「聖母」的前一刻就緊急煞車,呈現頭腦清醒卻帶著傲嬌氣質的萌點。最後的殉情戲,孫詩珮那兩句唱得很有「哭墳」的感覺,這就是了。

值得一提的是:劇中引入希臘式歌隊,實在是非常好的安排,堪稱「萬用的歌隊」,當群眾,當背景,當腦內小劇場,頗有《杜蘭朵公主》平彭潘三大臣的趣味,可交待內心外界一切活動,又是劇情潤滑劑。兩個主角在實際時空中沒有見面,在同一舞台上遙想對方的雙人劇,以及主角不時跳出來與歌隊搬演內心小劇場......編劇竟敢將這些「劇場元素」加入歌仔戲,一看孫富叡原來是陳勝在高徒,曾經替明華園改編過《暗戀桃花源》的歌仔戲版,難怪難怪~~

我看劇中又隨處可見非傳統歌仔戲身段,許多都有崑曲味,頗有崑曲強項文場纏綿耽美的意思,最後介紹時才知道身段指導是九九年演足全五十五本《牡丹亭》的溫宇航,果然啊……然後劇中飾演年幼董賢無疆那倆小孩兒好萌啊,可愛極了。

本劇前半還有些節奏不穩(劇情跟角色都是),後半就漸入佳境,孫詩珮進入狀況後飆起戲來還挺有看頭。但這回最大驚喜是看到睽違多年的高玉珊阿姨重披戲服,往台上一站就宛如鎮住全場。那氣勢那唱腔,那依然宏亮乾淨又清晰的嗓音,只能說看得我開心得不得了,這些嫩娃兒們得加油啊!




PS:在一心的臉書上看到王海玲居然去看戲了!我好想再看王海玲上台啊!


送花籃的人:

王金櫻跟吳梅芳!



石英跟林千鈺!


3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孫富叡原來是陳勝在高徒......為啥你會這樣想呢?(汗)

匿名 提到...

我知道了,你大概是誤會陳勝在和陳勝國了,明華園的編劇是陳勝國喔,陳勝在是當家三花。

miyako 提到...

所以是我整個搞錯?(埋頭)其實我覺得引入劇場元素的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導演是郎祖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