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27

[comic] 色情漫畫有好看的義務?! (1) 本仁 戾 篇



本仁 戾官方網站→

本仁 戾飯站→

飯站之「愛的遊技場」→


色情漫畫究竟可以有多好看呢?我們該不該要求色情漫畫要很好看?有時我真忍不住要發出這樣的疑問。

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BL作品的愛好者,但我的口味又很偏很奇怪,沒有辦法滿足於單純的やおい或賣弄特技的H,如果給我看校園耍小白的甜甜故事,或《絕對x奴》之類除動繩索蠟燭手銬電動玩具之外就沒有東西的,我真的會當場摔書跑廁所……太簡單太純潔的東西又引不起我的興趣。所以,會被我歸為愛讀的色情漫畫的至今只有三個:本仁戾(Motoni Modoru)的(幾乎)全部作品、內田一奈《黑色水仙花》系列,以及最近的新歡山根綾乃(やまね あやの)。

之前與同好談到BL作品口味越來越重,內涵卻越來越少的問題,「許多作品已經流為女孩子們看的A書。」對方皺著眉頭說。其實我一點都不反對這個,甚至覺得女生看A書是該有的基本人權。對於女性情慾覺醒與自主的歷史,BL H漫與H系的同人創作應該居功厥偉,是日後的女性情慾發展史家應該要好好記上一筆的大功勞。但畢竟我不是男人,無法只滿足於情慾發洩,對於情慾這玩意兒也無法完全只把它當作生理衝動來處理,無法不去探究背後的一些東西(說到底應該是我的考究癖使然)。所以第一個會吸引我的就是「本仁戾」大魔神。

從早期《BE BOY》主題特集的時候我就注意到這個奇怪的傢伙,第一次是在「近未來」特集裡,她藉由複製人玩弄了如下概念:複製人是同一個人還是兩個人、青春與腐朽、自戀情結等。簡潔的筆畫、強烈的光影、秀麗的輪廓、舞蹈般的動作以及大膽得近乎殘酷的性愛場景,篇幅雖然短,故事卻很完整,讓人耳目一新。「年下攻」特集中,別人還在玩一些單純的A公式,她已經可以用僅僅28頁的篇幅,交代出複雜的家庭亂倫關係以及每個角色的基本心態,該大膽的時候大膽,高潮戲時卻只有一個溫室熱帶繁花中撩起衣角的接吻,以及半個照不到重點部位只有表情與姿勢的鏡頭。侄子以為貌美的叔父似乎永不減損,卻在最後觸及了對方的白頭髮,「沒有什麼東西,是不變的……」我很少在少女漫畫裡面看到這麼美又這麼殘酷的東西,那就是篇名取自David Sylvian經典專輯的《蜂巢的祕密》(Secret of Beehive)。

之後我戰戰兢兢地拜訪了她的網站,看到她早期寫的「校園」小說「優良少年探偵團」,其中的BL甚至還有點隱諱,但充滿反動特質的創意與文筆,在在說明了她的特異獨行其來有自。

在權威少女漫畫評論雜誌《ぱふ》對BL類漫畫表現莫大興趣,並且正式將BL從少女漫畫的亞種提升為一獨立類別後不久,本仁的作品《戀情允許我們的範圍》也闖出BL漫畫的窠臼,昭示出更多的可能性。一般BL作品中的女性多淪為男男戀情的阻礙者反派或啦啦隊,面目不是模糊就是可憎,讓人不禁感嘆:「女人何苦為難女人。」但《戀情允許我們的範圍》中,兩位男主角各自有女朋友,她們都有各自的立場與主張,甚至影響、主導劇情的發展,為BL中缺席的女性爭回一席地位,讓BL不再枉顧現實/真實。兩個主角為了保護自己以及與週遭人之間的關係,為自己設下愛與戀的界限,到最後,大家都衝破那個界限,在尋找真實與更深刻的情感時,所有人的關係也都必須打破而後重組。最後,其實自己要的東西,就在最簡單最明顯的地方,只是人都太擅長矇蔽自己了。

到了《飼育係.理伙》,就只能用「驚人」來形容了吧……其情色瘋狂直有「女版丸尾末廣」(笑)的程度。我個人有兩種類型的作品絕對不碰,一是正太(十二、三歲以下),一是SM,但也有因為故事好而讓我破戒的。正太類是坂井久仁江的《庭院深深》系列,SM類就是這部《飼育係.理伙》。在這部被大多數讀者抱怨「看不懂!」的情色重口味故事中,直接反映「權力」與「性」之間關連的男校「沙龍」制度,原生家庭對子女的心理制約與精神創傷、戀母情結與化身扮演、變裝癖、情感投射……全都用男性的性支配與暴力表現出來。裡頭有BL,更多的是丸尾、惹內式的翻轉,用逸出常理的演劇來凸顯正常世界的荒謬。如果除去性支配與暴力的部份,其實這故事意外地,還挺純情的。

之後是最近身邊支持者眾的《偵探青貓》。這部漫畫很難說是惡搞還是懷舊還是……當妳覺得它是惡搞的時候它瀰漫濃濃哀愁,覺得它是優雅時又惡搞得讓人昏倒,可以說是本仁怨念大揮灑的漫畫吧。大正時期貴族們的優雅,在玫瑰花、古董瓶與紗帘之中,穿著燕尾服的俊男之間危險的戀愛,其中又有青貓(子)對掠奪者硝子蝙蝠永遠不能滿足的戀父投射、早乙女伯爵因為愛戀青貓(父)而對青貓(子)的執著,以及不執著。最後,看似無厘頭搞笑卻又溫柔的青貓在玩遍(不管是惡搞還是xx還是都有)別人也玩弄自己的背後,仍有消解不了的巨大寂寞──這是一部讓我不知該哭還是該笑的漫畫。

20070604

[music] 幻覺



幻覺
作詞:陳珊妮 作曲:陳珊妮 編曲:Minimal


我明明看見你走向我 煙味聞起來都是你的沈默
是你不會錯 趕來可憐我
我明明看見你走向我 我明明習慣了你對我的縱容
再多喝一杯 你會永遠等我

讓我繼續愛你 讓這一刻幻覺不要醒 不要醒
讓我眼看你走向我 讓我多為你珍惜一秒鐘
讓我繼續愛你 讓這一刻幻覺不要醒 不要醒
讓我再看你走向我 淚水再模糊也不輕易看錯

明明看見你走向我 明明知道你還愛著我
明明看見你走向我 那麼近

我明明看見你走向我 我明明感覺你會緊緊抱住我
美麗的幻覺總是不長久 剩下的夜晚都是寂寞
我一個人走

-------

每次去聽珊妮演唱我都一定會聽到這首歌,每次聽到珊妮唱這首歌我都一定夢見█。


二樓,小而有意緻的義式餐廳。記不清在一樓碰見什麼人,一個香港朋友吧,穿著夏裝的我為香港朋友點了杯番茄汁後匆匆奔上樓梯,坐在一群朋友間。深色陳舊的木桌子上有白色藍花餐巾,我們桌很多人所以併了桌,陽光從我右手邊的玻璃窗灑進來,灑在隔壁的人身上,到我就停了。

往右看才知道我坐錯了位置,右邊的█正笑著跟對面的人說話,聲音神情容貌一點沒變,連灑然狂妄的樣子都並無二致。

身體右半邊痲痹了。

耳朵裡轟轟地聽不見任何人的話語,我勉強地虛應。█像是完全沒有意識到我的存在,依然故我地繼續之前的行動。

然後,一隻熟悉的手感爬上身體。軟而微涼。

像在黑夜裡閉著眼睛走回家的路。

手在我身上游移,範圍僅限桌子底下,沒人看見,連我自己也看不見。我不敢往右看,繼續著家常對話,天知道我到底說了什麼我自己也不知道的話。

右邊傳來的聲音沒有停,沒有起伏,沒有改變。

手心、手背、手指尖。側腰與右上腹以及,

我冷汗直流。

忘記宴會是怎麼結束的,我只知道自己食不知味,連自己那一份的帳都忘了付。


醒來之後我突然明白這世上最悲哀的事,就是充分理解「自己所盼望的絕不可能得到」。不是因為事情變了,而是我在時間中逐漸腐朽殆盡,到無法承受任何名為奇蹟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