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22

[news] 《王的男人》即將進口台灣


今天聯合報影劇版消息,獨立片商在柏林影展買到了《王的男人》進口,希望能振興韓片在台灣的票房。

據韓國電影網站消息指出,原來在韓國本土片長119分鐘的《王的男人》因為顧及非韓國人的外國觀眾,對於本片背景可能不太了解,所以將把之前被刪掉的部份片段加回來,成為比原片長約20分鐘的國際輸出版與國際影展版,對本片的背景有比較詳盡的交代。據說本片最初完成時長達2小時40分,後因為因應戲院上映的時間,忍痛剪成119分鐘,現在製片公司正在考慮發行DVD時恢復原始長度,屆時可以看到許多院線看不到的漏網之魚片段(包括阿吉為兩班色老頭按摩*囧*),絕對讓「王男廢人」(韓片專有名詞,意指沈浸在本片中無法自拔的重度戲迷們)們滿意。

希望有在看我的BLOG也喜歡《王的男人》以及李準基的同好們,可以多多支持該片的在台上映。


>>LINK集(泡菜文);

電影《王的男人》韓國雅虎電影網頁→

電影《王的男人》官方網站→

舞台劇《爾》官方網站→

李準基官方網頁→

準基cafe網頁
「하늘아래 준기 세상」(天空之下 準基 世界之中)→

準基個人CY→

20060219

[drama] 舞台劇《爾》的最後結局翻譯



《王的男人》原作舞台劇《爾》
第14幕〈最後終結〉(秋)的後半翻譯

(PS:因為是用神奇的翻譯網站看的所以?的部份是我看不懂的,只好用?標過去,請見諒)

舞台劇《爾》官方網站→

燕山:人活在世上就是遊戲一回,如今討伐,(?)留下的只有我這病弱的身軀而已為何你還要把我……就算每個人都捨棄我只有你不可以不是嗎?我沒有捨棄你但未來不管如何我都捨棄了。

珙吉:不,我不是捨棄了陛下,我是把我自己捨棄了,我感到羞恥,無論如何都無法這樣想地把我自己捨棄了,拿掉華布的虛幻的我是(?),現在我尋找我自己,現在心口感覺到自己是活著的,彷彿肺臟要裂開一樣地歡喜。

綠水:你在做什麼,不要挖開那人的心臟。

燕山:退下,誰敢(?)我就讓誰先死。

綠水:快退下。

珙吉:陛下,請叫人過來,打這個人。反正這人終是要死的,我希望死在陛下的手中,陛下,如果你重視我,就在這裡把我好好地送走,這是我最後的願望。

綠水:陛下!

燕山:你叫我殺了你?你讓我的手連你的血也沾上?

(外面有騷亂之聲,綠水與護衛還有侍女們都逃了出去)

燕山:(把刀子遞給珙吉)危殆之時必須更加不安才能活得長久,這是你說過的,危殆不安之時也是反轉情勢的最好機會,這裡有刀,而在你面前有病弱的身軀,殺了我你就能成為功臣,就能繼續活下去,要活著就不能不一直遊戲下去不是嗎?別猶豫,來吧,我要的不是謾罵而是死,快殺了我吧。

(珙吉接過刀,自殺)

珙吉:王啊,我死之後請把我投入漢江(*),任我漂流,流啊流啊(?)好像就要這樣變成水,流到不知名的地方……

燕山:讓我哭讓我笑的人用盡力氣就只說出這樣(?)的話而已?

珙吉:王啊,請為我再笑一次,這對藝人虛假的裝扮來說是最合適了……(珙吉死去)

燕山:道路啊,在那黑暗之中有什麼呢?是你在不安嗎?爾,爾,什麼人都沒有了,從頭到尾都沒有了,這就是終結了吧,一切都結束了。

(燕山把自己的衣服蓋在死去的珙吉身上,反正軍進入)

燕山:人生就是一場夢!為什麼這個夢帶給我的只有痛苦?來吧,(?)也不在了誰都不在了快把我帶到那黑暗之中去吧,(?)消滅了快把我……就像風中之燭一瞬即逝的殘燄,一切都不長久,就像(?)消逝的火花,載著一切!


*:長生死後就是被燕山丟進漢江。

20060215

[movie] 關於《王的男人》裡的燕山君



在這裡我要自首一件事情,我跟好友前往首爾看《王的男人》,她是每看必哭慘慘,不知哭掉幾包面紙,而我一滴眼淚沒掉下來過。

或許因為我是一個非常仰賴語言的人。在回國找資料的過程當中,戲裡的台詞也慢慢浮現出來,悲傷也在心頭慢慢累積。雖然我一開始猜想這故事中的戲文或許會用到《春香傳》的典故,結果發現應該不是(資料也說板索里的春香傳應成立於18世紀),不過《春香傳》有與本故事暗暗呼應之處,或許不是有意造成,而是春香與夢龍本來就是存在於韓國人記憶深處的愛情原型吧。

潮州戲(從韓國板索里改編,是潮州戲名齣)《春香傳》中的〈獄中歌〉是這麼唱的:

春香:「陣陣細雨陣陣風,春香是眼淚似細雨歎息如輕風。但願輕風吹細雨,把萬千愁緒往漢陽送。郎君啊,我知你心似明鏡永不變,只奈我春香危在旦夕中。手中苦無三尺劍,恨不能自報大仇誅強凶!望郎君他日得志時,莫將冤仇付東風……」
(中略)
夢龍:「話未出口心先酸,傷心淚早已灑胸懷。你為我雪裡青松長相守,你為我堅貞不屈犯大罪。你為我受盡百般磨折苦,你為我千斤枷鎖頸上帶。你受苦處我全知,這種種都是夢龍來連累!」
(中略)
春香:「郎君啊!明日是狗官生日大慶宴,就要將我春香害。望郎君替我找塊乾淨地,莫讓我屍首露野外。請郎君脫下你襯衣蓋我身,銅鏡入在我胸懷。替我往芙蓉堂裡招招魂,並在墓前立墳碑,上寫著『守節冤死春香墓』,我死後也要向狗官討血債!」

這麼說好似燕山君是個大壞蛋呢。我的朋友對燕山非常有意見,尤其(似乎?)是飾演燕山的鄭振榮奪去可愛俊姬的螢幕初吻(這麼說來,被影壇同性前輩奪去螢幕初吻的俊姬,其未來星路會如何?)……越描越黑了。當然啦,我對珙吉自始至終對長生堅貞不移感到:「珙吉,好長生不愧值得你的真心一片!」但是燕山絕對是我在《王的男人》中最心疼的角色,或許是因為其實我跟珙吉的思考模式很像,所以才會對燕山有那麼強烈的情感吧。

燕山在韓國人心目中是個喜怒無常的暴君,什麼壞事都可以算到他頭上,但在《王的男人》裡,他其實只是個孩子。從歷史資料上可以看出,舞台劇原作金泰文(音譯)下過很多工夫去揣摩燕山的心態,試圖把他還原成一個「普通人」。

母親是廢妃又被賜毒而死的燕山毫無政治背景,卻因為祖母仁粹大妃「長幼有序」的堅持,又怕其弟晉城大君的生母貞顯王后垂簾聽政,所以把燕山拱上了王位。但燕山一心想為生母尹氏平反。當時朝廷士林派(科舉官)與勳舊派(世襲官)的爭權奪利已漸趨白熱化,外戚任士洪便趁此機會揭發尹氏被毒害的真相,利用燕山的憤怒剷除部分勳舊大臣。燕山不但殺死兩位先王妃子、兩位異母弟弟(就是電影中宴會成血海的那一段),到後來不分士林勳舊一律瘋狂殺戮,是為「甲子士禍」。而張綠水原是妓生(據說是官婢)出身,是燕山叔父之妾,後被燕山納為淑媛,燕山為貌美而淫亂的她倒行逆施、混亂朝綱,

從小就不被允許問起母親,在宮中沒有政治背景不被重視,被立為君王後朝臣只顧派系鬥爭,利用他對母親的孺慕釀成士禍……與其說他是暴君,不如說他是個政治犧牲者,導演李濬鎰說:「或許燕山是流著藝人之血的皇帝。」為了各式各樣的理由,他身邊的人都不希望他長大;朝臣不希望他長大以便繼續掌權,綠水不希望他長大好做他的媽媽永遠拴住他。是珙吉不帶任何成見色彩地接近他,不批判、不要求,為他帶來美麗的演劇世界,讓他有逃躲的空間,他們原本擁有的,是純潔的交流關係──但美麗是會帶來欲望的,何況是珙吉那樣內外皆純美的人;燕山開始懷疑:「男人」或「女人」是否是欲望指向的絕對界線?自己心中的欲望又是在要些什麼?他對珙吉無法解釋的需要與想念又是些什麼東西呢?是皮相的美?是心靈的純潔無欲求?還是對演劇虛幻世界的嚮往?

曾幾何時,燕山藉皮影向珙吉表露自己內心最深沉的悲傷,珙吉伸手抹去他的眼淚,泫然欲泣,那或許已經不是同情,而是更深的憐惜與共感,俊姬說:「看到燕山,珙吉產生了共感,發現燕山與自己可能是同一類人。從來都被人保護的他,首次興起保護他人的念頭。」珙吉或許是第一次發現,高高在上的皇帝雖然握有天下權力,也跟自己一樣無奈,一樣身不由己,一樣內心有那麼多不被他人看見的眼淚。他回到喜樂園,看見長生手中的劇本,他要為燕山演一場戲,卻在目睹燕山對母親的想念以及瘋狂殺戮後,更無法離開燕山了。這也絕非因為膚淺的愛情,因為他知道自己在燕山心中已與母親形象有某種程度的重合,如果離開,誰來阻止燕山的瘋狂?誰來撫慰這個王者的悲哀?他隱約感覺到,這是連綠水也做不到的。

從前,都是綠水在扮演燕山的母親,她不是不愛燕山,只是她更希望燕山能留在自己身邊,聽自己的話,燕山說什麼做什麼,她都附和。表面上是她順從燕山,實際上是燕山逃不過她的掌心。但另一個「母親」出現了,而且這個「母親」無欲無求,奪去燕山的心,她便想盡辦法奪回來。說到底,她也是以王與妃的身分,在扮演母與子的愛情假面劇。

孩子終究是孩子,在喜樂園藝人中首次出現為政治犧牲性命的夥伴,何況是為珙吉而死,燕山不但無視這一切,與他發生性關係(這裡導演是暗示,沒有明白說出),還拿林中射箭的悲劇開玩笑,一心只想要珙吉開心,燕山以為自己可以用對綠水那套讓珙吉快樂(但他不知道綠水其實都在寵他、附和他),但就算喜樂園裡都是戲子,也是人命一條,怎麼可以用戲謔的戲劇帶過呢?當手裡拿到弓箭,珙吉悲憤得幾乎真要射燕山,但出手又怎樣?夥伴不會復活,孩子不會長大,珙吉很清楚燕山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只是用一個孩子的殘酷天真,去理解超出他理解範圍的複雜世界,珙吉下不了手。

而被大家眼中的「問題吻戲」,其實正如導演所說,是燕山情緒累積到頂點的表現。他想盡辦法都不能讓珙吉高興,對於這個人他無計可施,不能給他封官,佔有他也沒用,掌握天下的權力在此時如同廢物。人心之珍貴不可換取,他第一次體會到作為一個「人」的情感,是想要面前的存在快樂,讓他看自己一眼,也第一次體會到自己深刻的無力與渴望,這與他跟綠水之間的互動截然不同。作為人的第一次覺醒,他對珙吉強烈而複雜的情感無能表達,所以拿頭連撞珙吉三次表達幾近憎恨的情緒,卻又親吻他表示自己的渴望。這,仍然是導演所說「人類普遍的情感」。

看過《王的男人》的人印象最深的都是那幕燕山目睹珙吉倒在血泊裡,震驚地跪在他面前大叫,然後看著御醫給珙吉治傷的眼神。鄭振榮的演技在這裡發揮到最高點,因為沒有台詞,我想很多人對這幕的解讀應該都不同。在我們眼中,以下這句話被認為是最傳神的:「燕山第一次明白何謂愛情,卻同時永遠失去它。」那應該是近乎失戀的情緒吧,「喜歡卻永遠得不到」,這樣的幻滅足以讓孩子變成大人。燕山的眼神第一次成熟了,那深深埋在眼底的依戀、悲傷、絕望,他明白了自己生命中的真實與虛幻,他渴望真實,卻永遠得到謊言;專門搬弄虛假的藝人身上有著真實,近在眼前他卻抓不到。他無限依戀地看著昏迷的拱吉,退出房門的最後一刻還捨不得別開眼睛,廊下撫窗櫺而過的一幕,穿著單衣的蕭索身影真要把我逼出淚來。

最後,燕山帶著孩子的笑容鑽進綠水的裙子裡,綠水悲傷地笑,用裙子把他包起來,她終究得到這男人,卻也同時了悟,以為自己最清醒,其實她的愛情與佔有也是一齣戲,真正的愛是像長生與珙吉那樣,不求回報,為對方犧牲一切,而不是讓對方永遠像個孩子一樣躲在自己的裙子底下,那只是情感的控制而已。

但看見燕山為珙吉做盡一切卻徒勞無功,綠水也只能為燕山提供自己的裙子了。

結局昌德宮那場戲,燕山、綠水、長生與珙吉都回到自己的位置,燕山居於王位、綠水在他身邊,長生與珙吉在索架上。但一切都將覆亡,知中樞府事朴元宗的反正軍已經進入宮廷,在即將毀滅的場景裡,眾叛親離、勢如潰堤,四人卻終於握到他們各自的真實。對長生來說是演劇,對珙吉來說是與長生一起做個藝人,對綠水來說是燕山這個男人,對燕山來說呢?他想要的不過是眼前平民的演劇世界裡,一點點卑微的自由罷了。

20060209

[Living] 過日子(4)


*圖片是俊姬公主參加韓國電影保護示威的狀況

最近的生活過得很亂,該做的事情很多都沒做,所以在藉這篇綜合一下應該釋出的資訊與意見,清點一下有多少東西沒寫欠著──以下有些是會詳細再寫的,現在情緒很亂難免用字尖銳些,請勿見怪。

>>關於《歌劇魅影》首演的那一夜

克莉斯汀小姐怎一「爛」字了得,我終於找到一個比電影裡更爛的女主角了,尤其是墓園那首《Wishing You Were Somehow Here Again》,唱得一蹋糊塗讓我皺眉又頭疼。魅影則比電影裡那位陽光拉丁情人好很多,唱腔也好情感也豐富,拉烏爾呢,中規中矩的標準規格,就是那樣了。國家劇院的舞台……真不適合演音樂劇……那我們還有什麼地方可以辦活動呢?日本一個宇都宮的櫪木縣總合文化中心都比我們首都台北大型正式場地要強。小蛋檢查背包一事弄得民怨沸騰,我是已經習慣檢查背包與寄放相機了,這是日式做法,我沒意見,那也請小蛋拿出日本的規格與品質好嗎?否則就別怪人民哀哀叫……

>>關於女神──岡野玲子

得以朝拜岡野玲子女神純粹是機緣巧合。剛下飛機的她雖然不掩倦容,仍然是容貌秀麗氣質超凡,說話輕聲細語又富有感情,活脫脫一位天仙樣西方白女巫,真把我電得倒地不起。要不是有阿吉公主坐鎮在先,我可能就會失控暴走了……當真人如其畫,那麼充滿靈氣又感性的非凡女子,難怪會畫出那樣出神入化的超級經典,晴明之所以飄飄出塵若仙,則一點也不奇怪了。

>>關於今晚的《吉屋出租》(Rent)

戲裡的歌都很好聽,歌詞雖樸素卻很有力量,創作者真的是從自己的生命裡去吶喊出這些東西的,所以才這麼動人。

扮裝皇后「安琪兒」真是討我喜歡的角色,可愛得緊,莫琳與瓊安也很動人,令我憶起很多過往。莫文蔚「咪咪」演得不錯,歌喉令人舒服,只是畢竟身為東方人,比起西方人自由伸展自己的身體,她還是有點放不開,動作不甚自然,是美中不足;不過從她最後唱「Would you light my candle?」時我眼淚就沒停過直到散場,謝幕時突然笑著眼淚啪啪掉,「No day but today.」連自己也嚇一跳。前面攀談的女孩子們看我猛抹臉遂遞來面紙,真謝謝了。

但是主辦單位態度有點差,控場也有點鬆散(對於觀眾自己換座位的管理倒挺嚴的),或許是要配合本劇邊緣人與外百老匯的精神吧(笑)。

>>關於俊姬小公主參與的韓國電影保護示威

我聽到的意見是贊否兩方都有。就現實狀況來看,有俊姬不當言論事件在先,就算是做做樣子,俊姬都必須去現場聲援,表示愛國一番,好為他的「親日」色彩做個有力的漂白,討討韓國民眾的歡心。就他的身分來看,他以《王的男人》這齣低成本、又標榜100%國產有機農產品(導演語)裡的古典角色爆紅,如果不去表示一下對國片的支持,似乎也很說不過去。

至於這個示威是表示了韓國人的愛國心呢?還是再次顯示韓國人堅決的排外鎖國心態呢?還沒從看過《無極》的絕望中恢復過來的我,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台灣國片算是不行了吧,《王的男人》成本一億台幣在韓國算是「小成本製作」,真不知道新聞局的一千萬國片輔導金是發給誰爽的。

>>關於朝鮮歷史上「珙吉」其人

「君君臣臣。若君不君臣不臣,食飯怎得有味?」這就是珙吉的原點。《朝鮮王朝實錄》〈燕山君日記〉裡的一小段話,造就今日舞台上一危險美戲子、電影中一絕世佳公子。我們前往首爾班機上拿到的那份《朝鮮日報》,藉由報導珙吉,介紹了網路上的《朝鮮王朝實錄》,讓大家可以上網搜尋燕山與珙吉在歷史上的足跡。

>>關於《王的男人》背景地探尋

沒錯,我們去了韓國的昌德宮與景福宮,看到了仁政殿、思政殿,王射下長生的地方、珙吉割腕養傷的地方,第一次進宮緊張地等待進場表演的地方等等等,兩個女生發了瘋似地追尋著阿吉的足跡(笑)。

20060204

[movie] 真的飛去看了《王的男人》


對,我就是真的飛到首爾去看了這部片(大概不去看我會瘋掉吧,好奇怪,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怎麼會做這種瘋狂的事情,哈哈),這加起來約四天的時間,我跟朋友每天晚上看一次,每次的感覺都不太一樣,每次也都有新發現,也因此學會了幾句珙吉在戲裡常說的韓文,挺奇妙的。

我們去的這四天裡,大約都看九點多到十點多的場次,看完已經十一點多十二點了,但是這部片的賣座還是都維持在八成以上,觀眾的反應也都很熱烈,尤其是昨天晚上,整場笑聲不斷,到最後就是哭泣的聲音了....我朋友是看一回哭一回,因為不懂台詞,所以只好去捕捉演員們的表情與導演細膩的鏡頭,他們很不愧是非常優秀的一群演員,光靠表情動作就傳達出很多很多奇妙的訊息,這部片真的果然每個人看感覺都不一樣。

看完第一天的第一個想法是:

「是誰說珙吉不愛長生!是誰說長生對珙吉只是兄弟之情!他們根本就是愛得死去活來,生死相許情深義重好不好!!!!」

真的,不是我要說,李仙姬的那首《因緣》根本就是在描寫珙吉對長生深深的愛情(我哭!)。珙吉是命運的順應者沒有錯,但是李俊基的珙吉是含蓄秀雅到一個不行的境界,他對長生的愛情居然是用這麼多這麼多小小的東西累積起來,看到第三第四遍的時候,體會到導演前後呼應的小小趣味,累積成巨大的感情能量,串連起來的那一瞬間,我看到珙吉對長生那曲曲折折、幽微卻強烈的情感是根深柢固在他的生命裡的。珙吉的視線幾乎沒有離開過長生,不論長生做什麼他都專注地看著對方,眼神裡有喜悅、傾慕、欣賞、依賴、還有些小小的寵愛,有一幕他們坐在屋簷下一起選喜樂園的藝人,那樣子真像一對相處多年默契絕佳感情深厚的夫妻....


尤其是珙吉為燕山表演的小布偶劇,大家都把焦點集中在那是燕山與珙吉的連結點,但其實看過全片就知道,那些暗中表達出的,是珙吉內心深藏的真正願望:他心裡夢裡想的是像小女偶那樣,依偎在長生懷中,因為長生總是憐他寵他,守著他保護他;他的一片真心,老早就毫不保留地給了長生,眼底心底也就只有那麼一個人,為他哭,為他笑,為他願意捨身與人,起來反抗命運;更別說那幕韓國記者說,只有「兄弟之情」的蓋被子了。那記者是瞎了嗎?他沒看到那一幕之前是燕山對珙吉的性愛覺醒?他沒看到之前珙吉前往燕山寢宮時,長生坐在喜樂居門口魂不守舍的樣子卻什麼都不問,只在珙吉說沒什麼的時候才釋懷地笑了一笑?他沒看到長生看著珙吉裸露的肩背,停了一小下子,再幫珙吉蓋 完被子倒回去睡後,珙吉慢慢睜開了眼睛?看到那麼直接的一幕,就算沒有台詞,珙吉的心情還是直接鑽入我的腦海:

「所有男人都想要我,為什麼只有你,從來什麼都不對我做?我對你....」

長生卻是:

「我從沒要那樣對你,我疼惜你,我面對你的時候從沒想過那樣的事情。」

對,導演就是這麼厲害。

就不要說割腕的那一幕了,讓夥伴死掉卻用笨拙傷人的玩笑試圖逗珙吉開心,又傷害了長生的燕山傷透他的心,他萬念俱灰地拿刀割腕,血一滴滴流在潔白的衣裙上,又拿起人偶,說起台詞,正是長生在牢裡流著血淚說的那一段,眼眶含滿淚,嘴角卻淒美地笑了,那是他最後也最絕決的抵抗,其實他並不是不知道燕山一直在寵他,但燕山是一個笨拙的孩子,他為珙吉做的所有事,都是錯的。最不該他傷害相當於珙吉整個生命的長生....看顧著受傷昏迷的珙吉,燕山終於明白愛情何謂,他終於了解自己生命中的第一次,作為一個人的真正戀愛,但他也徹底絕望了,因為對方用一個這麼委婉卻絕裂的方式,告訴燕山他心裡除了長生再也容不下任何一個人,千錯萬錯,最不該傷害他生命的全部,如果再也不能與長生一起演戲,如果自己的存在是為長生帶來災難,他情願一死。

他愛長生,戲劇是他與長生共有的世界,他愛著這個充滿笑聲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他與長生一起,默契絕佳,完成他們共同想要的境界。在這個世界裡長生會對他笑,會追逐他,會與他對戲對話。如果長生什麼都不表 示,他就只能也只願在心裡一直默默愛著他,他不想破壞這一切,不想讓長生看到那些污穢的場面與慾望,所以他才會在長生來救他時,卻撞見鄉下兩班想要跟他歡好的場景後,絕望地轉過頭去無地自容也不要跟他一起逃走。這,是珙吉深切而無人知曉的愛情....當燕山因為珙吉的才華與美麗,以及他對自己表現出的憐惜之情,無可救藥地跌入戲劇的世界再也出不來,從燕山拿起珙吉手中那個象徵長生的人偶(無意中暗示他自己想要進入戲劇,代替長生位置的潛意識)搬演,一切就都脫逸出軌道,所有人都走上了愛欲的繩索。

圖片從上到下;

1.首爾市明洞CGV電影院門面售票處,《王的男人》燈箱。
2.四天來看的一共八張票根。
3.第三天去明洞CGV斜對面的樂天CINEMA的上映燈箱。
4.最後一天與明洞CGV戲院票口的上映海報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