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504

[movie] 我的第一場中文字幕版《王的男人》



>>本文增加文字於2006.05.04 03:55PM

終於忍不住搶在5月1日看了中文字幕版的《王的男人》,在語言的面紗揭開之後,許多事情似乎在一瞬間都鮮明了起來,但是也有些淡淡的、一切揭明了的遺憾……原來長生哥哥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超凡偉大,原來處善阿伯比我想像的更深沉內斂,原來珙吉的台詞比我想像中的更重要關鍵,原來燕山的情緒比我想像中的更精細豐富。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中文翻譯的關係,總覺得這部片比我想像的更像同志片(我知道芭樂貓同學並不同意我的這個看法),或許在看過更多次之後會有不同的感覺吧,但是我說的同志片並非指「gay-issue film」(探討同志議題的片子),而是「gay-theme film」(以同志故事為主題的片子)。長生、燕山、珙吉三個男人的情感糾纏,占據了我第一次中文觀影的小腦袋,但這個「情感」也並非是愛情,而是人類的各種情感,甚至是看世界的態度。

先說說當時狀況吧。看完這場之後,心情很感動的。雖然很多拿公關票的觀眾,場子幾乎是滿的,而且大家的反應都很熱烈,笑聲不斷。燕山跑下寶座把帽子放在貪官長生面前時,居然全場拍手大笑!觀眾情緒反應很強,比我們在首爾一起看的韓國人還要投入呢(是說台灣人對於下半身笑話非常欣賞嗎?XD)結束後還聽到有人說:「好想再看一次!」或許李濬鎰導演真的會征服台灣觀眾?

跟我一起去首爾看戲的朋友也跟我一起去看了第一場中文版王男,算是患難的好姊妹,她說:「長生比較像凡人了……我們從前都在想像中美化了他。」但是我們都很同意一點:就是因為長生更像凡人了,所以才顯出他的人性之中美好而深情的部份。我知道身為男性的芭樂貓不太能體會為什麼女孩子總會把男人之間的患難深情比擬、理解成愛情(或類愛情),甚至會認為這是腐女的壞習慣。我為此思考了很多年,終於在今天得到了結論:因為男女在解讀「感情」的態勢、推論與體會上都截然不同。所以當準基說:「長生與珙吉宛如夫妻,合在一起是一個完美的人。」準基與芭樂貓,跟我們女生的解讀應該也不會一樣(不過準基在演珙吉的時候為了脫去較為粗魯的男子氣質,把自己當成女性生活,才呈現出中性的氣質,所以他的想法應該跟我們都不一樣)。不一樣很奇怪嗎?不一樣不可以嗎?就是因為不一樣才好玩不是嗎?

戀愛就是在曖昧的時候最美,情感也就是在曖昧的地方最有想像空間,如果是愛,為什麼從頭到尾不說不表明?如果不是愛,那個拉被子睜眼睛的夜晚、反手抓住的挽留,以及那兩句:「我的眼睛瞎了,不知道……(此處消音,為免捏到沒看過的人)」的迂迴…...又代表什麼呢?有時想想,在某種程度上放棄去釐清長生與珙吉是什麼關係,或是珙吉與燕山間是什麼情感,會不會留下更多思考空間?燕山拿劍直指長生,珙吉哭喊攔阻的那場戲,配上台詞之後,活脫脫像兩個男人為了嬌媚的男子爭風吃醋──但是實情真的是這樣嗎?我們怎麼能夠知道長生在高空的繩索上說的戲文,真的就是在諷刺政治而不是大吃飛醋?怎麼能知道珙吉在求情的時候懷的是親情還是愛情?又怎麼能知道燕山看著面前拼死相護的兩人,心裡的絕望是情感上的還是人生上的?

他們的糾葛之所以動人,就是因為導演與演員用了巧妙的鏡頭與精湛的演技,把所有的角色都給立體化了,我們才能想這麼深、這麼久,餘韻無窮。這部片子像拼圖一樣,慢慢地去拼湊、揣摩,每次去拼,都會呈現出不同的花樣。拿扮瞎的隱喻去拼、拿走索去拼、拿珙吉的眼神去拼、拿「壞傢伙」與「小丫頭」去拼、拿戲劇去拼……都會拼出一番趣味。

但是我好喜歡片子裡的三句台詞,一句是處善阿伯對朴宗元說的最後一句話:「戲子……不過是戲子。」但是我們與處善伯伯都很清楚:戲子絕不只是戲子,但戲子終究也只能是戲子。就像皇帝也不過是大臣手中玩弄的戲子,對比長生回到宮中走索諷刺皇帝,朴宗元的撥亂反正、處善的侍奉第四位皇帝這些事情更顯得荒謬,所以他才會說:「天命非人力所能知能為。」(芭樂貓同學,我想我們對於價值的判定很不同,所以我是骨子裡的浪漫狂飆派,原諒我吧)

另一句是珙吉在把箭射向燕山後、昏倒之前所說的:「你的暴政……污衊了宗廟社稷……」這原是大臣被燕山射死前的台詞,但我覺得珙吉說這句台詞時是全片的「眼」,片子前半部的戲劇與真實,因為珙吉說了這句台詞而完全翻轉;現實的世界在那瞬間對燕山產生了意義,珙吉藉由比真實更真實的戲劇,把現實世界帶給了燕山;自此,片中的戲與真全盤顛覆,導演也或許暗暗地嘲笑了我們所認為的歷史……準基紅著眼眶含淚悲憤地說出這句台詞,戲味十足,雖然他在戲中台詞不多,角色卻很有張力,這種關鍵時刻更是難演,我可以原諒他堅持在振榮哥哥吻他時裝睡了,呵呵(因為真的無法想像醒著時要怎麼演嘛!)。

第三句最喜歡的台詞,是燕山拿劍指著長生,珙吉攔阻時,長生與燕山先後說的同一句話(在此不能透露免得捏到沒看過的人)。那句話果真妙絕,配上鄭振榮精準的表情之後,這句簡單的話成了三個男人糾結情感爆發的關鍵點(在此再次向振榮OPPA致上我崇高的敬意),也再次讓我體驗導演玩弄語言於股掌之上那種四兩撥千金的功力,看到那一幕我真要跳起來了(笑)!

Rita問:準基說「長生與珙吉宛如夫妻,合在一起是一個完美的人」是什麼意思,我覺得,長生與珙吉的性格是一陽一陰,長生敢衝敢反抗,卻常常不顧四周;珙吉小心翼翼順應命運,卻缺乏反動力。這兩個人卻會因為對方而激起生存的勇氣、或決斷的動力,他們互相保護、互相關懷,甚至可以為對方死……性格完美的互補,使他們若是合在一起,就是一個完美的人格──但是天下沒有完美的人格,就像硬幣有正必有反,不是嗎?

冷月說:「如果小吉是由別人,而不是準基來演出,我還會喜歡小吉嗎?」我的哲學訓練告訴我:不要做這種事後假設的事情,因為一點意義也沒有(笑),如果不是準基,就沒有今天的小吉,小吉雖然不能等同於準基,如果不是準基的美、準基的詮釋,會有今天這麼迷人的小吉嗎?所以這個問題並不成立^_^

冷月又問:「伴君如伴虎,為何小吉執意留下?只是可憐王而留下,連自己的命可能丟掉都不管嗎?而小吉拉住師兄不要走,第一次看像是情人間的不捨,第二次看,我覺得小吉是害怕,希望師兄能陪著他保謢他,而師兄的發洩像是:你既已選擇王,為何又要我留下?」我覺得小吉也是一個過於浪漫、同情心氾濫的孩子(笑),有的時候太過單純,是不會看到自己身邊的好處與危險的,如果他會注意到自己性命不保,還會對王說真話、還會這麼關心王嗎?誰不知伴君如伴虎,但或許,偏偏小吉就是太過單純的那一個;等到想走的時候也走不掉了。如果說捨不得長生的原因,我覺得兩者都對也都不對,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是很複雜的,如果珙吉真的把長生當情人,難道不會想要對方保護他?如果視對方為心靈的支柱,難道不會想要對方留下來幫忙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小吉想救燕山,希望長生幫他,但是他忘了自己早已捲入理不清的情感漩渦,身邊兩個男人的心也早已大亂以致針鋒相對,至於是為何而亂,這又是另一個不止於愛情的複雜問題了。

「王男能吸引其他族群的票嗎?」推薦大家去看看藍祖蔚老師對準基的評論,還有一位火行者的評論也頗可觀。或許我們可以說:「嚴肅」媒體已經開始正視這部片子了(笑)?Rita說:「Seems like the Taiwanese media change their view on this movie and JG a bit after the preview screening.」我覺得是有這個傾向的。

Brenda提到:「記得其中一幕當王拚命拖著孔吉往他的寢室去時,孔吉像一隻待宰的小羔羊一樣無助地要掙脫王的手,這點亦可反映出孔吉無同性愛傾向,但當他發現王祇是要表演給他看時,結合之前的經驗讓孔吉有錯覺認為王對他並沒有非分之想。」我想是Brenda誤會了,珙吉被拖的時候驚慌只是因為平民面對皇帝時必須伏下身子走路或伏跪,在皇帝面前抬頭是大逆不道。這之前珙吉已經與王相處得很愉快了(笑),不過我很喜歡Brenda的詮釋解讀,大致上跟片子本身是差不多了(Brenda妳真的沒有看過電影嗎?)「接著一浪跟一浪接踵而來的打擊亦是將孔吉推向絕望的深淵,到最後祇能用自殺來解脫身心的痛苦!」我覺是因為珙吉自責於自己的存在只會給長生帶來痛苦與不幸,以及被長生否定下的自我否定,至於為什麼……我不想破壞Brenda看電影的樂趣(笑)。但是準基演那一幕真的非常動人,他說出長生的口白時的表情,難以言喻的入魂!

謝謝芭樂貓幫我解釋BL,但是我要補充一點:所謂BL是由女性創作,供給女性閱讀的文類(在漫畫分類上它是少女漫畫的亞種,但是最近幾年已經獨立,自成一種漫畫類別了),其訴求不在Queer族群,而是女性,這點是必須釐清的。「腐女子」原為日文,是熱愛BL腦中常出現妄想的女子的自嘲用語,是BL女中病情嚴重的一群,但「腐女子」不等於「同人女」(雖然兩者重疊部分很大),因為玩同人誌的女孩子不一定喜歡BL,喜歡BL的也不一定都玩同人誌,芭樂貓這樣講會有誤導之嫌喔^_^!今天先聊到這兒吧。

PS:夢魂親,謝謝妳來留言,轉載要記得註明出處喔!

圖片由上到下:
1.信義區華納威秀外的《王的男人》燈箱。
2.5月1日9:30pm,在華納威秀的試映會,劃位櫃檯前《王的男人》海報。
3.當天排隊劃位的人(面部經模糊處理)。
4.5月1日華納威秀試映會票券。

11 則留言:

柳戲雨 提到...

我剛去看了你推薦的兩位評論者,個人比較喜歡火行者的評論,因為他說中了我的感覺.這部戲從一開始聽不懂韓文也沒有字幕時,我就是被演員的演技所吸引.四個角色中,我私心最討厭燕山君,但又不得不承認他演的最好.在他流露出絕望的眼神時,再不喜歡他也會受到感動.多了臺詞之後,整部戲進入一個更深意義的層面,就如你所說的,每一句台詞都有兩種意義.表面上的與私下的,但有趣就在於私下的意義是因人而異.期待再多看幾次,多一些不懂的感受與領會.

芭樂貓 提到...

唔,你貼文就貼文,幹嘛一直點我名?如果想要討論可以直說啊,何必這樣呼喚我咧:P

還有,幹嘛一直同學同學的啊,小弟跟你真正有當到同學的時間也才一年,同校不同系的時間也不過四年,畢業都快10年了,你還在同學個什麼勁啊?(畫圈)

啊,還有,關於名詞釋義的部份,抱歉,我解釋得有點不完整,感謝你的補完。不過......說到腐女,我看台灣的腐女幾乎都是同人女啊,好像也不能怪我誤解啊(笑)

說真的......要在留言串裡貼長篇回文總是很怪,BLOG就是這點讓我不太習慣,Miyako你這邊的東西可不可以讓我轉到界境那邊去放啊?

Rita 提到...

Million thanks to Miyako for bringing us her first Chinese subtitled 'King's man' viewing update.

>在語言的面紗揭開之後,許多事情似乎在一瞬間都鮮明了起來,但是也有些淡淡的、一切揭明了的遺憾……

As 柳戲雨 said... 這部戲從一開始聽不懂韓文也沒有字幕時,我們就是被演員的演技所吸引. 不什明時才會給我們更多想像空間喔,難道不是嗎? :p The most important for me is whatever 感動 us initially remained.

I really like what you said here:

>他們的糾葛之所以動人,就是因為導演與演員用了巧妙的鏡頭與精湛的演技,把所有的角色都給立體化了,我們才能想這麼深、這麼久,餘韻無窮。這部片子像拼圖一樣,慢慢地去拼湊、揣摩,每次去拼,都會呈現出不同的花樣。拿扮瞎的隱喻去拼、拿走索去拼、拿珙吉的眼神去拼、拿「壞傢伙」與「小丫頭」去拼、拿戲劇去拼……都會拼出一番趣味。

We are all different (life experiences, family, education and maybe even cultural background), so each of our own individual interpretation of their interactions might also be different. I am not surprised to know that someone among us might watch this movie over 30 times and each time puts him- or her-self in different character in order to weave a fuller picture.

Thanks Miyako for answering my question. It may sound very philosophical, but searching for the complementary half is one of our goal (mission?) in this lifetime, is it not?

Also thanks 芭樂貓 for explaining those terms. I was like Brenda, never heard of any of them before.

一粒沙 提到...

是台灣人普遍對"同人"一詞很陌生吧,
同人誌只是針對已公開發表的作品, 衍生出來的個人作品的代名詞,像同人文在英語系國家就稱為FAN FICTION,類型從科幻古典詩詞散文到長篇小說都有,比原作寫的要精彩的大有人在呢,
一般人一聽到同人誌,都很偏頗的覺得裡充滿同性愛,問題是出在"同"這個字嗎?

miyako 提到...

是說,為什麼現在我會想起2000年第一次到宇都宮看B-T的心情呢?虛幻與真實......我又一次面臨這種界線,但是公主的非現實感沒有老恐龍們那麼強就是了。

>>Rita,

>一般人一聽到同人誌,都很偏頗的覺得裡充滿同性愛,問題是出在"同"這個字嗎?

不是,跟同人誌傳進台灣的媒介有關^_^

miyako 提到...

006.05.07  中國時報
>>王的男人 能否解開韓片魔咒?
張士達/特稿

挾著在韓國打破影史賣座紀錄的威名,「王的男人」在海外上映的第一個地區就是台灣。在韓片「前仆後繼」的慘澹票房紀錄之下,「王的男人」究竟能不能成功登「台」?

相較於「斷背山」引起的各種效應,同樣有同志色彩的「王的男人」在韓國的發燒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該片4月18日在首爾風光落幕,以1230萬觀影人次創下韓國影史最高紀錄,估計韓國每4個成人就有一人看過。該片製作成本約1.2億台幣,而包括戲院與周邊商品的總收入為22.7億台幣。

「王的男人」在韓國政治、文化、流行等方面都發揮驚人的影響力。在南韓總統盧武鉉前往欣賞後,該片成為政治家、公務員必看電影,政壇更興起借用電影諷刺內閣改組時事問題的攻防戰。而除了各種衍生商品之外,拍攝地扶安影像主題公園也成旅遊旺地,遊客激增50%以上,韓國傳統文化走繩藝術,也因在片中出現而再度受到關注。

韓國統計廳統計,由於「王的男人」的風行,韓國1月份服務行業收入創下38個月來的新高,而電影產業更是創下40個月來的收入新高,男主角李準基更一夕成名,成為韓國時尚流行指標。

「王的男人」能否成功移植到首個海外上映地區台灣,成了台韓兩方都密切觀察的問題。韓片票房在台灣一直是一種豪賭,歷年來只有「我的野蠻女友」、「鬼魅」和「有你真好」曾經突破千萬元票房,李秉憲、裴勇俊等巨星來台宣傳,都已證明對票房毫無幫助。

日前「愛無間」主角全智賢、鄭雨盛來台宣傳,票房卻出奇悽慘,台北只有約160萬元,而他們來台的費用就花了上百萬元,是韓片在台的最新慘痛案例。

而「王的男人」幾乎完全無法從過去的韓片前例得到印證,它獨特的取材彷彿集合了「斷背山」與「大長金」的魅力,每種觀眾都能從中找到符合自己口味的享受,從菁英族群到普羅大眾一面倒的口碑更是影史少見。發行片商群體剛經過「愛無間」的慘敗後,這次決定讓口碑證明一切,以少量戲院細火慢熬,在「不可能的任務3」與「達文西密碼」中求生存。

「王的男人」若真能打破韓片在台票房魔咒,也將證明,區域性市場若要在好萊塢全球化的壓制中突圍而出:個性化的商品才是當道。

Rita 提到...

Dear Miyako,

How was the fan meeting? Are you still in shock? hahaha

miyako 提到...

對不起
沒有在第一時間做出報導
因為很累
心情也很複雜
我想把報導做好
也會有很多獨家與花絮
所以請再給我一點時間
非常謝謝大家

Reva 提到...

Miyako,
每次看到妳的文章,都讓我佩服到一個不行!
我想這是您的用心所促成的
希望您不要太勞累
這樣我們才有機會拜讀您的作品^^

匿名 提到...

在陽明山狂睡的kira來認親囉~
(會不會太晚了點!XD)

從飛奔韓國、部落格的詳細解說到首賣首映,這幾個月中花的心力應該難以數計吧。

只希望上個週末對你(還有很多人)來說都是滿滿美好的回憶~^_^

貓書房工友 提到...
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