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114

[movie] 王的男人(修訂版)



>>本文原成於2005年12月27日,經友人前往韓國看過本片後回國告知部份劇情,於2006年01月14日修訂,特此感謝友人阿凌以及阿嶺阿Shin姊妹。

本次BLOG圖片來源為電影《王的男人》韓國雅虎電影網頁→

電影《王的男人》官方網站→

舞台劇《爾》官方網站→

李俊基官方網頁→


最近在亞洲「腐女界」(笑)掀起討論風潮的韓國歲末電影《王的男人》,因為一個美麗的戲子男角吸引我的目光。我必須先說我對韓國一向無甚好感,但是這部片子直擊了很多我最弱的部份:包括東方宮廷歷史、皇帝與男寵、宮廷鬥爭中的美少年、擁有情感缺陷的悲哀昏君……叫我不感興趣都很困難,所以這幾天去爬了一些報導。除了感嘆台灣資訊不夠快不夠敏銳,還有一個感嘆是:韓國與日本媒體看待這部片子的態度都十分正經,所以看到很多出乎我意料的有趣資訊……如果是在台灣,「男色」早就被當成聳動的報導重點了。聽報導說得如此深刻,我也開始期待這部片子是否真的可以演出他們所說的以下那些旨趣了。

*劇情介紹
(譯自韓國雅虎電影網頁簡介,燕山君使用官網譯名「延山君」)

韓國第一個宮廷藝人的故事,將王玩弄於股掌之上!

三次公演,都是千鈞一髮的瞬間。第一次是為討生活而奮力表演。

朝鮮時代的雜耍藝人長生不願意被家鄉貴族勢力(兩班)攏絡,就與好友,也是最好的夥伴珙吉一同到京城漢陽討生活,尋求更大的發展空間。他們在京城街頭賣藝,演戲諷刺當今皇帝--暴君延山君寵幸愛妾張綠水,憑著天生的群眾魅力與表演天才,他們很快地大紅大紫,但同時也犯下了戲弄皇帝的罪,被抓進「義禁府」裡。

第二次是為了活命而奮力一搏。

「會讓皇帝笑的戲劇就是真本事,我一定會讓皇帝笑給你們看。如果皇帝不笑你們盡可以拿我的頭。」

在義禁府受到拷問的長生,凜然地宣言如上。而實際上在御前演出,所有藝人都緊張到極點。極度緊張的長生施盡渾身解數要讓皇帝笑,延山君卻始終面無表情……一向老實的珙吉卻在此時發揮特有的滑稽演技,延山君終於忍不住大笑出來,決定把他們放在宮廷當作御用藝人,還給他們準備專用居所「喜樂居」。

第三次是為了要賭上某人的命而演出!

長生與珙吉受寵,演戲諷刺貪官污吏,皇帝很樂,官員們卻冷得很,大臣緊張是害怕這是延山君為官員們設下的鴻門宴,皇帝甚至因為其中一個重臣不笑,而指他為貪官污吏,加以治罪。宴會後來,他們演出一場戲是京劇,劇中是說後宮爭鬥不休,最後皇帝下毒賜死妃子,延山君看了十分激動,因為延山君的母親--廢妃尹氏就是這樣被害死的,延山君震怒之下當場手刃先皇妃子們,宴會變成血海。長生對宮廷生活失去興趣,希望求去,但是珙吉為了一個未知的理由留在宮中。皇帝對珙吉寵愛日隆,大臣遂設計離間,妃子綠水也非常嫉妒珙吉奪去延山君的心,所以大臣聯合綠水展開鬥爭陰謀。

*歷史與虛構之間

電影《王的男人》是由韓國舞台劇《爾》改編而成,《爾》在2000年上演後獲得當年演劇賞、戲曲賞、演技賞等獎項。2001年更得到東亞演劇賞的作品賞、演技賞等,加上最近韓國戲劇界非常流行以古典歷史為題,劇中角色(燕山君、張綠水)又是韓國人家喻戶曉的歷史人物,這部事實(fact)與虛構(fiction)混合而成的faction(半虛構歷史劇)自然也會是他們躍躍欲試的題材。

「爾」原來是韓國皇帝對於看重的下人的稱呼,即「你」(應該是中文裡的「卿」吧)之意。舞台劇中,長生與珙吉間確實有同性伴侶關係;全劇重點在於珙吉從一個藝人,在至高的權力中迷失自己,最後又如何找回戲劇的諷刺本質。但在電影中,長生與珙吉的關係被曖昧化,只暗示長生對珙吉抱持戀愛情感,影片一轉而為從長生的角度來看珙吉、燕山、綠水之間錯綜的關係,重點較偏向珙吉與燕山君之間的描寫。半虛構的歷史劇,正如木原敏江的漫畫《夢之碑》或《達文西密碼》甚至《大明宮詞》,從歷史的既有架構中創造新的詮釋,讓觀者產生新的感觸與反省。

*還原「人」的面貌:反抗論者、虛無論者與順應論者

歷史上的燕山與綠水是韓國有名的暴君與妖婦,形象已被平板化,《王的男人》嘗試透過演劇的角度,把燕山與綠水還原成「人」的面貌(其實這也是我很想在小說裡面做的事情)。電影中的主要三位男性:長生是命運的反抗論者,為堅持藝人演劇之道,性命也可以不要,他把生命賭上一場戲劇的演出;燕山君是命運的虛無論者,雖然掌握至高權力卻沒有自由,內心有一個永遠填補不了的空虛,他羨慕長生,希望能享受那樣的自由即使一天也好;而珙吉是命運的順應論者,他對於臨到自己頭上的命運唯有順從,毫不抵抗,但他內心的情感卻沒有人理解過。綠水給予燕山君母性的愛情,卻希望能獨占這個男人,在珙吉奪去燕山的心後,千方百計只想挽回自己男人的關注,說到底,這位歷史上的希世妖婦也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可憐女人罷了。

*戲劇的翻轉:所有人都是戲子

其實這部戲的主角應該是「戲劇本身」吧我想。一般對於戲劇的定義是「非現實的誇張表現」,但在《王的男人》中,這個定義已被痛快地顛覆了。長生與珙吉的演劇諷刺了燕山君與張綠水淫亂腐敗的宮闈,而宮闈深處燕山給珙吉演出的皮影戲表現了燕山瘋狂行徑下對母愛的饑渴,宮廷宴會中長生與珙吉演出的幻想風京劇揭露後宮鬥爭的真相,進而導致真實面的血染宮廷。劇中的演劇,時而代言角色的內心,時而預言角色的命運。而燕山(現實中的皇帝)不但羨慕長生(演劇中的皇帝)更迷戀上珙吉(演劇中的寵妃),綠水(現實中的寵妃)要從珙吉處奪回燕山,展開了綠水(現實中的真女人)針對珙吉(演劇中的假女人)進行的爭鬥。戲與真的界限不但模糊而且翻轉。最後,所有人都是在這個大舞台上演出的藝人,現實中的「皇帝」與演劇中擄獲人心的「皇帝」交錯,身為權力最高中心的皇帝居然與身為賤民的戲子皇帝展開爭鬥;誰在演戲?誰是真的?戲子未嘗不能做王,王又何嘗不是戲子?真作假時假亦真,哪一邊是「現實」?哪一邊才是「真實」?

*権力欲と愛欲の間で絶妙な一本綱渡り:權力欲與愛欲之間,絕妙的走索

我非常喜歡他們在報導中用的一句形容詞:「權力欲與愛欲之間,絕妙的走索」。電影一開始長生就在漢陽表演傳統技藝「走索」;燕山寸步不離珙吉之時,長生也是用走索激怒皇帝;片子最後也用走索場景做結。對比劇中人的命運,是絕妙的暗喻,也是古來不變的課題。

長生為了戲劇的反抗諷刺精神與對珙吉的守護而走索,願意付出生命作為代價;珙吉為了救長生、得到更高的權力而獻身皇帝,捲入權力中心的漩渦而迷失;燕山君為了追求虛幻的舞台與自由,反而失去了政治的舞台;綠水為了奪回男人與愛情而投入鬥爭的不歸路,反而在長生的眼中看到自己最想要的東西……最後,所有人都是走在這條權力欲與愛欲的繩索上,在一路走來的過程中,四人彼此錯身而過,他們都得到了,也失去了,更同時也了解到自己這一生的所得與所失。長生眼盲卻找到自己的舞台,珙吉驚覺自己的原有而萬念俱灰竟選擇割腕自盡。燕山找到了自己的舞台卻來不及上演而被推翻,綠水得到了她所想要,卻不是自己爭來的。

*韓版《霸王別姬》?:男性、女性還是中性?

雖然我非常喜歡李俊基的「珙吉」扮相,但對於本劇別名「韓國版霸王別姬」,以及李俊基被拿來與張國榮相提並論很有些意見。這兩部戲雖然說的都是戲子,要處理的母題非常不一樣。程蝶衣是「劇外的男人想變成劇裡的女人」,他混淆了台上與台下,過的是「不瘋魔不成活」的人生(還有《蝴蝶君》裡的尊龍,是「劇外的男人被看成劇裡的女人」);珙吉是「不是女人的女人、不是男人的男人」,在權力與愛欲的漩渦中他終於找不到自己。

哥哥演劇經驗豐富,又因為性取向的關係詮釋程蝶衣更是入木三分。李俊基第一次上大螢幕,演戲經驗又只有四年,被拿來與哥哥比擬……還真是有點不甘願。

不過李俊基有他的特質,雖然他本人並不十分漂亮,「珙吉」的扮相卻挖掘出他的特質--青春與神祕。與其說他的扮相娘氣,不如說是「中性」,是性別未分化的無性狀態,加上他年紀輕、世事經歷得不多,眼角眉梢無意中流露出的「無辜的魅惑」、「不知道在想什麼」的神情,讓他在詮釋「珙吉」這個在命運中只能採取被動,卻無意間勾起兩位皇帝之間爭鬥的角色,十分合適。他體會到燕山君的瘋狂,是源自於對母性的渴求造成的人格扭曲,以一個中性的身分同時提出理解與撫慰。但他自己又是愛誰?是燕山還是長生?都愛或都不愛?戲劇對他來說,又是怎樣的存在呢?不知道在片子裡李俊基會怎麼詮釋這一部份。不過光憑他顧盼生姿的舞蹈以及青春無性的神采,看來是足以說服我「珙吉」的魅力了。

*亡朝昏君與佞幸男寵:「斷袖」與「爾」

說起來,珙吉與燕山也提供了我構思中「董賢」與「劉欣」具體形象的絕佳參考。不只因為他們企圖還原/重塑歷史人物形象的企圖。我一直在想,《漢書》上說董賢「美麗自喜」究竟是什麼意思?看了李俊基的珙吉後,我想應該就是那樣吧。說他「自喜」,應該是他無意識中流露出的,超越性別的魅力,雖然沒有誘惑他人的意思,卻不自覺地造成了誘惑的氣息,源自於對情感(愛欲)的不了解或一知半解,造成了他人「自喜」的投射與誤解。原本董賢與劉欣一起時也不過二十出頭的年紀,對於這麼一個史上留名卻沒有留下任何一句話、或任何一件好壞事蹟的「被動」歷史人物來說,的確是「懷璧其罪」的好例子。而劉欣從一個命運的反抗者變成命運的虛無論者,作為壓死西漢帝國的最後一根稻草,他後期對董賢的瘋狂寵愛,不是他對後宮女人爭鬥無奈又無力的逃避與虛無反抗嗎?

6 則留言:

miyako 提到...

好啦,我的花終於努力開完吐完了,放我好好做別的事情吧,唉~~

貓書房工友 提到...

好大一朵花,開的好,鼓掌鼓掌XD

miyako 提到...

唉,我連開花都不會允許自己亂叫....所以要逼大家看一些碎碎念的東西了,不過拜這孩子所賜我終於開了生平第一朵血統純正的薔薇大花(這是什麼形容>_<),說是會說啦,看報導寫得這麼正經嚴肅的,我有點小懷疑慣於狗血的韓國人真的會拍出這麼多名堂嗎?總之沒看到之前我都會是這樣的小花狀態吧?T_T

miyako 提到...

補充今天的最新消息:李俊基從18日到27日已經獨占NAVOR檢索藝人第一名長達10天之久,被視為不可思議的爆炸性新人效應,今年除了二月自殺過世的李恩珠外沒有這樣的人氣,被視為演藝界對於新面孔的渴求....我覺得是腐女的渴求吧 *囧*

miyako 提到...

感謝日本MSN VIDEO提供預告片日文翻譯:
http://jp.video.msn.com/v/ja-jp/v.htm

《王的男人》預告篇

假面演劇的藝人讓皇帝發笑,讓宮廷染血。實力派演員甘宇成、鄭鎮榮的演技是本片焦點。

---------------------

[《黃山伐》導演李濬謚作品]

那是誰啊?
又長、又深的長綠水(張綠水,原為藝妓)啊!
在那水裡游著的又是怎樣的東西你知道嗎?
是貪婪的欲望!

要是皇上看了會笑不就好了!讓皇上看我們的表演一次!

[要是不想死......就讓皇上發笑!]

這是把皇上拿來玩弄!

是我啊!
這是黃金的烏龜。

請多多指教!(哈!)

[假面演劇,讓宮廷染血]

要是演這本子上的劇,到底有誰會笑?

只要演完這一次我們就離開這兒!

孩子啊!把我埋在皇上會經過的道路旁邊,
讓我可以看見皇上!

[嫉妒與慾望的華麗悲劇就此展開]

死在這兒的人比那屋瓦的數目還多,
你還與超過兩千人的戲子在此遊玩作樂不休......

>>假面演劇的帝王:甘宇成

父王!我好想念母后。
混蛋傢伙!我不是告訴過你不許再想你母親的事了嗎?

>>支配世界的悲哀王者:鄭鎮榮

射我啊!
快點射。

>>奪去皇上的心的美麗戲子:李俊基

>>擁有危險魅力的綠水:姜成妍

[強烈渴求,卻無法得到的人們!]

《王的男人》(原題)

miyako 提到...

為柳戲雨同學轉貼李仙姬《姻緣》的歌詞中譯(戲雨謝我吧XD):

做個約定 這瞬間完全過去後 重新能見面的那天
拋棄所有的一切 就站在你身邊 就這樣走過剩下的路
是叫做因緣吧 不能夠拒絕吧
我生命中像那樣美麗的日子 還能再次到來嗎
在疲憊的一生的路上 這就是你的禮物 
這份愛要經常擦擦曬曬不讓它生銹 

雖然見面短得像是醉酒一樣 打開門閂坐在了座位上
就算沒法有結果也不後悔 因為沒有東西是永恆的
是叫做命運吧 不能夠拒絕吧
我生命中像那樣美麗的日子 還能再次到來嗎
雖然想說的話很多 但你都是知道的吧
遠道回來能見面的那天 不要再次放手了

這一生沒能完成的愛 這一生沒能完成的姻緣
遠道回來重新見面的那天 不要放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