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30

[movie] 關於李準基、《王的男人》,以及電影的一些想法



이준기official fan site:(韓文站,因為不能直接連結所以打英文)
www dot leejunki dot com

《國士無雙》官方網站


李準基來台連署公開投票網址(本台立場是不鼓勵也不反對,詳見下文)
*  →**


在回答Rita的大哉問之前,我想先來講講最近的亞洲俊姬風潮,以及「電影」這件事。

>>亞洲俊姬迷,啟動

撇開韓國不談,官方俊姬fan site(到底是一開始就是官方的還是後來才被官方接收的?不清楚)在關閉數日之後重新開張,赫然出現專供外國人註冊與留言的區域,讓非韓國人的俊姬飯們心頭全都甜滋滋。Foreigner留言板有英文、中文與日文三區,Junki’s Room還有專門給外國人的特區,顯示兩岸三地與日本的影迷都已特別受官方注意,經紀公司顯然覺得俊姬很有希望成為「亞洲的」韓流明星──想當韓流明星,自然必須先收服兩岸三地與日本的女孩子們。

Mentor公司這回從根本做起,既然無遠弗屆的網路已經為俊姬迅速打開亞洲知名度,何不打蛇隨棍上,好好利用這些網路基本死忠飯,讓他們成為俊姬前進亞洲的自發前哨站與消息發布點?比起日本明星對於外國飯們較為封閉的態度,韓國人經營韓流明星的時候倒是十分不吝惜擁抱外國人。

>>腐女愛BL,新一代票房萬靈丹

在日本或許是因為採直接進口上映的模式,聽說必須拖到明年才能上片。台灣人比較幸運,有一家不怕死的片商(據說之前代理過霹靂布袋戲的片子)在柏林影展買下了這部片,五月十二日就會在台灣做院線上映。美其名曰振興韓片在台票房,但既然《太極旗》靠張東健在台灣仍然無法起死回生,連裴帥勇樣特別到台灣宣傳《外出》票房都不怎樣,《王的男人》這種更加不討喜的朝鮮歷史劇在台命數如何,仍在未定之天。

不過到了現在,有個票房萬靈丹不知道片商們把不把握得住,那就是「腐女」。不要笑喔,這年頭真的是有腐必有賺:陰陽師、斷背山(這部或許還比較難腐)、翡翠森林狼與羊、鋼之鍊金術師……都從腐女身上賺到了大把銀子。不過換來的代價是我必須在電影院裡聽到女孩子們桃紅色的尖叫與嬌聲。我很清楚俊姬能短時間內在台灣就擁有這樣的聲勢,腐女們居功厥偉,做了這麼多年腐女,面對現在這個景況,真不知是該高興還是該嘆息──愛越多,失去理智的機率就越大啊。

>>王的男人來了,俊姬,你來不來?

現在台灣的姬迷們都在問:俊姬到底來不來台灣?影片代理商說只要有萬人連署加上萬張預售票,「請李準基來的機率就會大很多」。就我看來,這個門檻真可謂香甜到不行的胡蘿蔔,我可沒聽過裴帥勇樣來台灣的時候要萬人連署。片商在柏林下單之前,到底知不知道台灣已經有一小群人透過網路得知這部戲並且抱以期待?儘管這三個月俊姬在韓國爆紅得如火如荼,我二月初在首爾明洞電影街從街頭問到巷尾,每一家韓流偶像專賣店都對我大搖其頭:「沒有Yee Jun Gi的照片喔!他還是個新人,出道沒多久嘛!不會有的。」

在這之前,俊姬沒有任何一部電視劇或電影在台灣正式上映,對大多數台灣人來說,「李準基」還是個陌生的名字。片商當然會想藉由這些網路上已經自然產生的死忠飯做免費宣傳,為了「準基來台灣」這根胡蘿蔔,飯們會竭盡所能盡到宣傳這部片子的任何一件事。如果這個門檻真的達到,自然又可以提供給台灣媒體當作話題──最後俊姬到底來不來?「我們都盡力了,但結果如何不保證。」片商簡直穩賺不賠。

問我想不想要俊姬來,我想;但前提是台灣綜藝媒體請把嘴巴放乾淨,不要動不動就說人家「妖男」、「搞基」,人家來的時候不要光問那些沒水準、沒營養的問題,不然我寧可不要俊姬來受氣受委屈,讓我們丟臉丟到國外去。問我會不會連署?我會。問我會不會買預售票,我也會。我連署,純粹是因為支持俊姬;我買預售票,純粹是因為我很清楚自己不可能不去看這部片子的中文字幕版──而且絕對不只看一次,因為,我想,看這部電影。不要跟我說什麼「支持韓片」的漂亮話,對於華語國片都快死光光的慘痛現況我心都痛死了,這種話我說不出來。

>>華語國片的未來在哪裡?

其實從首爾回來,我心裡一直都非常非常感嘆又難過,尤其又看過《斷背山》、韓國Screen Quota光化門示威事件之後。在很多很多層面上來說,《王的男人》都是我理想中的電影:劇本是本國原創,不是改編外國故事;從導演到演員都是本國人;在本國拍攝、本國資金、講述本國歷史、傳達本國傳統思想、沒有狗血、沒有政治宣傳(甚至諷刺當權),呈現傳統民情、勾起觀眾對於本國傳統藝能的興趣,而且鏡頭直接簡單,老少觀眾都看得懂,也都可以想很久。

最難過的事情是,我跟人家說這部片子純製作成本44億韓圜(相當於一億多台幣),朋友都說:「成本好高啊。」但這部片在韓國被視為「小成本電影」的「小兵立大功」,讓我覺得國片幾百萬幾千萬根本是在拍心酸的,新聞局每年珍而重之地發一千萬國片輔導金根本是政府在發自己爽的。

李安叔叔靠外國人出錢給拍片子拿奧斯卡,台灣政府說:「雖然是外片但因為是台灣導演所以還是要給獎。」叔叔答得妙:「與其給我獎勵,不如振興國片。」台灣政府喜孜孜說要拿五億台幣振興國片,再造一個李安,抱歉,五億台幣還不夠人家韓國人拍一部張東健的新片《颱風》。之前李安叔叔得獎消息剛傳出來的時候,還有人說要請他回台灣拍《鄭成功傳》,被叔叔方面的人四兩撥千金地擋掉:「先準備40億再說。」這種趁機的政治獻媚我只有一句話奉送:「噁心。」

有人說,韓國電影人示威保衛Screen Quota是韓國人故步自封、不願意接受外來挑戰的鎖國精神最佳體現,對此我實在沒辦法發表什麼意見,因為我一向對韓國人沒有什麼好感。但事實是,如果沒有Screen Quota,《王的男人》這種冷門片根本沒有上院線的機會。

我們的國片又在哪裡。

去年拍《十七歲的天空》(同志片!)最賣座的陳映蓉,好不容易今年回來推出《國士無雙》(可憐兮兮的微成本搞笑電影)。我才兀自慶幸大陸封殺了《斷背山》而我們正要進口《王的男人》,顯示我們至少比大陸自由那麼一點,陸委會剛剛又以「統戰」為由駁回中資大片《雲水謠》來台取景的申請(說難聽點,你要不要出錢拍一部宣揚台灣獨立精神的好看大片?不要跟人家在這種關節上小鼻子小眼睛)。陳凱歌用批鬥文革的題材拍出經典《霸王別姬》,在這個玩弄意識形態、其實已經接近法西斯的地方,我們可不可以容許諷刺政治、批鬥當局的《王的男人》?

4 則留言:

鷲 提到...

俊姬的買票門檻之後提高了十倍...(之後收到家族信我傻眼)
擺明是要賺錢了。動機這麼明顯還故意擺在前提裡面,也還真不知羞(笑)
另外,群體到現在都還在跟霹靂合作啊!XD

Rita 提到...

题目:늦게나마...감사를..
虽然迟了…(但还是要)感谢…
(这个是俊基第29届黄金摄影奖获得最佳男演员新人奖后的感言 )

大家好 我是凖基..

本想在昨天颁奖礼结束后写下感谢的话的…可是昨天的日程还是太忙了还要彻夜地拍摄,今天才写下这份留言 ^^

好像大家都知道了 我得到了黄金摄影奖的男演员新人奖.和前辈演员们在一起领奖,我到现在我还感到很不自在,感觉有点不好思。

如果没有你们,喜欢着这个叫李凖基的家伙,并给予了很多支持的,我们的家族成员们的毫不吝惜的鼓励也没有现在的这样的成绩。

为此,非常感谢大家..

另外,对于至今给予了这个叫李凖基的家伙很多锻炼(磨练)的,一起工作的导演们和同期工作人员们也想表示深深的感谢...

啊..虽然领奖的时候想说的话很多,但真正得奖了却又说不出来了.. 有些难堪啊。^^

下次有机会的话会试着多说一点的^^

得到种种关爱的时间似乎已经有4个月了呢... 发生了很多事 以后也将会有更多的事发生.. 试着考虑了过去的一些活动,也试着整理了思绪,好好思考了这段时间我到底改变了多少,以及今后要怎么做才好…

不知不觉中,让诸位对我操了很多心.(大家)最初看到的李凖基的身影,我想,那是不会变的吧..

结论就是, 我,李凖基,什么也没变..只是环境变了而已吧。

我的性格,是不太容易被周围的环境所影响的那种哦..

因此,到现在也是这样,对于接触的一件又一件事,会感到兴奋,有时也会感到紧张…

我们家族成员们以后也要一直和在我一起,因为我也会一直守护着大家..

今天又一次做下保证… 我是始终怀有初心的那个李凖基。

如果我什么时候不知不觉中迷失了当初的我,失去了初心,那就好像抛弃了人间的那个叫李凖基的人。(对不起…本该是很经典的两句话的…可是我翻不好…哭…)

如果到那种程度…我就是一个看似有着演员的热情,而其实只是对金钱和名誉充满热情的家伙罢了。到那个时候断然地抛弃我也是好的。
我没有改变..只是从此以后会接触更多的事,有些负担和紧张.尤其,有近来来自我们影迷的担心,担心我为(各种活动)所困,无法更加投入到新的作品中,这也是担心我的各位,(给我的)一种启示吧..

如果只是李凖基一个人去完成作品的话..说真的,大概我会轻飘飘的吧(浮躁)

之前也说了.. 我真的很有福气..在我变得浮躁的时候,导演都会帮我找回中心(帮我摆正位置)前辈也在身旁给予了我很多力量。如果失去中心,总是帮助我重新振作精神..

所以不用特别担心,大家要知道,在凖基身边总是会有许多的人给予帮助的。

说了很多话吧。

因为昨天想了很多,感触也很多,就通过写下这些话来传达给大家。

还有.. 对于一直在我身边担心着我的,希望我成为演员李凖基的,我们的家族成员们,真的,衷心地感谢..

请一直在我身边挽救(帮助?)我吧^^

李凖基恳切地期望的一个目标已经完成了..但是还有更大的目标呢。

现在只是一个开始。虽然只是作为授奖感言的话,稍稍有些生硬了.(但是)因为我们是家人嘛^^

跳跃也好,飞翔也好,越过天空,到在宇宙中翱翔的那一天..

我爱你们..^^

留言转自俊基的家......

Wow. A really long message by JG himself. I am so touch by what he said. Keep up the good work. It's not easy to achieve so much in so short a time. We all know that you'll do just fine, but at the same time, don't put too much pressure on yourself!

miyako 提到...

>>Dear RITA,

俊姬真的太sweet、太敏感了,忍不住要親他一個(笑)。不過這三天俊姬在上海的事情讓我很不舒服,我甚至在想,如果親眼看到俊姬是要付出這麼大代價、做出這樣的事情,我寧可只要去電影院看他就好了。

如果俊姬真的來台灣,台灣的影迷們有保持冷靜與風度的自信與自覺嗎?

>>Dear 鷲:

問過群體了喔,他們說並沒有把門檻拉到10萬。^_^*

miyako 提到...

《爾》的部份翻譯(之後會轉到正式頁面去)

第五幕 別離

(前略)

(珙吉在韓紙上做正音言文的歌辭,長生喝醉走進來)
長:三千里錦繡江山春到臨,春既臨因何總不上吾心?(把花遞給珙吉)恭喜您,管事大人。
珙:......
長:(把柳枝冠丟向珙吉)喜樂院?大人很喜歡哪。

(中略)

珙:別走,一個人都不許走。
長:退下。
珙:你敢走我就先讓你死。
長:是啊,因為你讓我活下來了所以請你殺了我吧。來啊!
(珙吉想拿刀砍長生卻又放下)
珙:等到你走的那天我會殺了你。
(長生看著珙吉,拿下刀子)
長:你不是那種會輕易切斷感情的人,這是做假的。即使有刀架在脖子上,藝人依然有應該堅持的藝人之道。
(長生放下刀子出門)
珙:拿著這令牌。
長:沒有必要,我只要有我這個人就夠了。
珙:只要你出去召集藝人就配得上用它的。(→好像是這樣)
長:配得上它的只要有你一個人就夠了。
(長生出門,珙吉拿起花嗅聞,注視著)
珙:外面有誰在?出去的人是喜樂院管事珙吉的友人長生為召集藝人而出宮,快快放行。
(柳枝冠仍被使用,珙吉坐回席上繼續在韓紙上做歌辭,卻又馬上把紙揉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