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25

[living] 腰痛記事

7月3日起我就進入腰痛老頭模式。

7月3日早上(是早上嗎?)在床上痛醒,一陣疼痛慢慢湧上後腰……老實說這輩子我從來沒有這麼痛過。從小到大是醫院老病號,每次都是因為胃痛發炎等等原因被送進急診室,即使是劇痛、一翻身移動就狂吐被放在推床上推進醫院的狀況下,都不及這次腰痛的百分之一。好似腰被人用大鎚子打碎、下一秒就要整個斷掉的狂痛,讓我全身冷汗雙眼淚水狂飆,想要移動一吋減緩疼痛都不可得,只會更痛,只好在床上等疼痛過去,好不容易稍稍不痛了點想動一動……另一波疼痛襲來,我終於忍不住慘叫……

原因不明的劇痛,讓我在強烈驚恐中掙扎,就像醒不過來的惡夢:「我是怎麼了?我的身體怎麼了?我會就這樣痛死在床上嗎?」不過慶幸的是,我不是在老人家面前發作,不然我外婆一定怕死了。原本動彈不得,第四陣痛楚上來的時候終於找到反方向施力,稍稍壓制住。花去超過半小時起床(我從來不知道「從床上起來」是一連串這麼複雜的動作)後,喜歡鐵齒硬撐的我終於打電話給好姊妹求救:「妳現在有空嗎?快來救我……」親愛的姊妹好心地立刻趕來送東西給我吃,帶我去醫院給我認識的復健科醫生看(還得躲開我外公,因為他當天也有看診,我真不希望我家人看到我當時剛發作的慘狀)。從來都是我推外公外婆的輪椅進診間,這次輪到我自己坐在輪椅上被別人推進去,挫敗感、惶恐、自尊心的摧折、麻煩別人的愧疚……那一刻真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溫柔的醫生認識我們一家人,給我照了好幾張脊椎的X光片,在X光台上慘叫連連讓放射科醫師都嚇到……「妳以前有沒有照過片子?妳知不知道你脊椎彎得很厲害?醫生有沒有告訴過妳不能拿重的東西?妳的椎間有兩節之間距離特別近喔,這邊應該有壓迫到,加上拿重的東西,舊傷新傷一起發作……回去不能躺平睡喔,膝蓋下面要墊東西,否則背部肌肉太緊張會痛醒。妳做什麼事都太用力啦,太認真啦,家裏不是有菲傭嗎?要多動口少動手……同一姿勢不能超過30分鐘,要起來動喔。」意思是我要學習當大小姐嗎……

其實脊椎側彎(正確來說是大S彎)這回事我十幾年前就知道,而且腰痛本來就是我的老毛病,但是我一直忽視它。源於本人的逞強與完美主義,而且我覺得菲傭是來分擔我的工作,我不能把所有事情都丟給她。這才想起,發作的前一天我才在家伺候了外公外婆大半天,跑去超市採買柴米油鹽等生活必需品,還帶我外婆去洗頭(外婆喜歡某家家庭理髮但該店門前有兩道階梯,膝關節退化的她很害怕,喜歡我撐著她慢慢上去)……這是一覺起來腰的大抗議嗎?總之醫生大筆一揮開了RELAX與LACOXA內服,以及熱敷、向量干擾等復健療程。回去我立刻自動到附近的醫療器材行買了醫療用拐杖(當然,要挑黑色的!)與護腰。黑衣黑髮拿黑拐杖身材又高的我頓時化身成阮玉冰(月影千草)老師(大笑)。好姊妹幾乎陪了我一整天。

能起身就好,問題出在睡覺。藥是吃了,症狀也減緩。第二天早上起來依然痛到眼淚汗水齊飛,惡夢再現。花大半小時起身,吃了東西吃了藥,沒那麼痛了,兩小時後補眠,起來更痛,這次起床花了一個小時。

我打電話給另一個姊妹哭慘慘,姊妹二話不說跑來送熱水袋給我,好言溫婉安慰:「妳背負的重擔讓腰承受不住了。」讓我淚腺決堤。第三個姊妹得知後當下決斷:「之前妳說睡不好,叫妳換床妳不換,現在知道厲害了吧?今天晚上帶妳去買床!」召集第四個姊妹直奔專業床墊販售商,結果買了張義大利Per Dormire的獨立筒(沒選Slumberland因為稍微軟了一點,後腰沒有Per Dormire那麼支撐)跟法國Comfortmate乳膠枕(之前買的塑形低反發記憶枕根本沒用)。那個劇痛已經讓我把卡丟在他們桌上不管多少錢都任他們宰割了所以請不要問我價格……但是我要說這家售貨員頗專業,售後服務也很親切,睡了之後,腰痛症狀也的確大大減輕。或許有人會想:小朋友撒出去就有用?是不是敗家女心態作祟?不管如何,就當是償還多年來忽視健康給身體的補償吧。

因為是突然的大發作,這兩位從事心理諮商的姊妹判定:應該是「身體有憋了很久的話要說了」,當晚就緊急做了所謂的TAT(Tapas Acupressure Technique)能量心理治療(以肌肉測試muscle testing輔助)。結果,我哭得死去活來,「懺悔」我長久以來對自己以外事物的過度擔心與不信任、逞強與過重負荷,同時消耗了大量的眼淚。我不自覺地承諾說要好好照顧自己,不再給自己背重負,要活得自由一點。藉由TAT療程,我與我的疼痛作出和解,互相對話與原諒。

身體與心靈連結的深處,頓時有種輕盈起來的感覺。

加上好心的計程車司機說這可能是脊椎風濕叫我去貼藥布……這種種元素組合起來,我的腰痛大幅減輕。之後為了要趕因臨時腰痛而拖延的翻譯稿(所以那對古典音樂界的夫妻最近大概都只能提供我腰痛所需費用了),買了瑞典Tempur的座墊與腰墊(同樣貴到爆炸,但普通墊子我坐了真的會不舒服……)換了一家醫院(同一位醫生)作復健,新開了內服的Solaxin與Fubifen貼布、每天定時到醫院報到作熱敷、向量干擾、腰部牽引等,定時綁護腰,痛了就躺、累了就睡,撐拐杖慢慢走路不再急趕(看過美少女XD撐柺杖像小老頭走路嗎?超引人側目的),把注意力專注在自己的身體感覺上。後來稿子也總算趕完了。

最近有很多腐界的朋友身體不適,是否時運不佳?(笑)總之身體是很靈敏也很聰明的,平常他會無條件地支持我們去作任何我們想做的事情,一旦超過限度,就會開始反撲,用我們無法忽視的方法發出警訊,要我們對自己好一點,梅洛龐蒂說得沒錯:「身體是我們的絕對處境。」平常跟身體好好相處真的很重要──這是我此次經驗學到最切身的好教訓──從前逞強的我可是絕對不會這麼說的呢(只是日夜顛倒的問題還沒完全改過來就是了*囧*)。


劄記:
1. 終於看了《藍色大門》,淚腺鬆弛。
2. Marguerite Yourcenar的日版《哈德良回憶錄》(ハドリアヌス帝の回想)到手,真是本美得不行的書,難怪邱妙津姊姊會那麼喜愛。

1 則留言:

慧子 提到...

學姊保重啊!!
學妹我近來搬到中部之後,也呈現一種水土不服的不適應症狀,身體是不會騙人的,完全會受到心理的影響呢......orz
生活上的瑣事往往是更耗損心力的,都需要藉由一些外力來幫忙放鬆自己,緊繃過頭身體是會反撲(?)的

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