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604

[music] 幻覺



幻覺
作詞:陳珊妮 作曲:陳珊妮 編曲:Minimal


我明明看見你走向我 煙味聞起來都是你的沈默
是你不會錯 趕來可憐我
我明明看見你走向我 我明明習慣了你對我的縱容
再多喝一杯 你會永遠等我

讓我繼續愛你 讓這一刻幻覺不要醒 不要醒
讓我眼看你走向我 讓我多為你珍惜一秒鐘
讓我繼續愛你 讓這一刻幻覺不要醒 不要醒
讓我再看你走向我 淚水再模糊也不輕易看錯

明明看見你走向我 明明知道你還愛著我
明明看見你走向我 那麼近

我明明看見你走向我 我明明感覺你會緊緊抱住我
美麗的幻覺總是不長久 剩下的夜晚都是寂寞
我一個人走

-------

每次去聽珊妮演唱我都一定會聽到這首歌,每次聽到珊妮唱這首歌我都一定夢見█。


二樓,小而有意緻的義式餐廳。記不清在一樓碰見什麼人,一個香港朋友吧,穿著夏裝的我為香港朋友點了杯番茄汁後匆匆奔上樓梯,坐在一群朋友間。深色陳舊的木桌子上有白色藍花餐巾,我們桌很多人所以併了桌,陽光從我右手邊的玻璃窗灑進來,灑在隔壁的人身上,到我就停了。

往右看才知道我坐錯了位置,右邊的█正笑著跟對面的人說話,聲音神情容貌一點沒變,連灑然狂妄的樣子都並無二致。

身體右半邊痲痹了。

耳朵裡轟轟地聽不見任何人的話語,我勉強地虛應。█像是完全沒有意識到我的存在,依然故我地繼續之前的行動。

然後,一隻熟悉的手感爬上身體。軟而微涼。

像在黑夜裡閉著眼睛走回家的路。

手在我身上游移,範圍僅限桌子底下,沒人看見,連我自己也看不見。我不敢往右看,繼續著家常對話,天知道我到底說了什麼我自己也不知道的話。

右邊傳來的聲音沒有停,沒有起伏,沒有改變。

手心、手背、手指尖。側腰與右上腹以及,

我冷汗直流。

忘記宴會是怎麼結束的,我只知道自己食不知味,連自己那一份的帳都忘了付。


醒來之後我突然明白這世上最悲哀的事,就是充分理解「自己所盼望的絕不可能得到」。不是因為事情變了,而是我在時間中逐漸腐朽殆盡,到無法承受任何名為奇蹟的東西。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