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209

[Living] 過日子(4)


*圖片是俊姬公主參加韓國電影保護示威的狀況

最近的生活過得很亂,該做的事情很多都沒做,所以在藉這篇綜合一下應該釋出的資訊與意見,清點一下有多少東西沒寫欠著──以下有些是會詳細再寫的,現在情緒很亂難免用字尖銳些,請勿見怪。

>>關於《歌劇魅影》首演的那一夜

克莉斯汀小姐怎一「爛」字了得,我終於找到一個比電影裡更爛的女主角了,尤其是墓園那首《Wishing You Were Somehow Here Again》,唱得一蹋糊塗讓我皺眉又頭疼。魅影則比電影裡那位陽光拉丁情人好很多,唱腔也好情感也豐富,拉烏爾呢,中規中矩的標準規格,就是那樣了。國家劇院的舞台……真不適合演音樂劇……那我們還有什麼地方可以辦活動呢?日本一個宇都宮的櫪木縣總合文化中心都比我們首都台北大型正式場地要強。小蛋檢查背包一事弄得民怨沸騰,我是已經習慣檢查背包與寄放相機了,這是日式做法,我沒意見,那也請小蛋拿出日本的規格與品質好嗎?否則就別怪人民哀哀叫……

>>關於女神──岡野玲子

得以朝拜岡野玲子女神純粹是機緣巧合。剛下飛機的她雖然不掩倦容,仍然是容貌秀麗氣質超凡,說話輕聲細語又富有感情,活脫脫一位天仙樣西方白女巫,真把我電得倒地不起。要不是有阿吉公主坐鎮在先,我可能就會失控暴走了……當真人如其畫,那麼充滿靈氣又感性的非凡女子,難怪會畫出那樣出神入化的超級經典,晴明之所以飄飄出塵若仙,則一點也不奇怪了。

>>關於今晚的《吉屋出租》(Rent)

戲裡的歌都很好聽,歌詞雖樸素卻很有力量,創作者真的是從自己的生命裡去吶喊出這些東西的,所以才這麼動人。

扮裝皇后「安琪兒」真是討我喜歡的角色,可愛得緊,莫琳與瓊安也很動人,令我憶起很多過往。莫文蔚「咪咪」演得不錯,歌喉令人舒服,只是畢竟身為東方人,比起西方人自由伸展自己的身體,她還是有點放不開,動作不甚自然,是美中不足;不過從她最後唱「Would you light my candle?」時我眼淚就沒停過直到散場,謝幕時突然笑著眼淚啪啪掉,「No day but today.」連自己也嚇一跳。前面攀談的女孩子們看我猛抹臉遂遞來面紙,真謝謝了。

但是主辦單位態度有點差,控場也有點鬆散(對於觀眾自己換座位的管理倒挺嚴的),或許是要配合本劇邊緣人與外百老匯的精神吧(笑)。

>>關於俊姬小公主參與的韓國電影保護示威

我聽到的意見是贊否兩方都有。就現實狀況來看,有俊姬不當言論事件在先,就算是做做樣子,俊姬都必須去現場聲援,表示愛國一番,好為他的「親日」色彩做個有力的漂白,討討韓國民眾的歡心。就他的身分來看,他以《王的男人》這齣低成本、又標榜100%國產有機農產品(導演語)裡的古典角色爆紅,如果不去表示一下對國片的支持,似乎也很說不過去。

至於這個示威是表示了韓國人的愛國心呢?還是再次顯示韓國人堅決的排外鎖國心態呢?還沒從看過《無極》的絕望中恢復過來的我,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台灣國片算是不行了吧,《王的男人》成本一億台幣在韓國算是「小成本製作」,真不知道新聞局的一千萬國片輔導金是發給誰爽的。

>>關於朝鮮歷史上「珙吉」其人

「君君臣臣。若君不君臣不臣,食飯怎得有味?」這就是珙吉的原點。《朝鮮王朝實錄》〈燕山君日記〉裡的一小段話,造就今日舞台上一危險美戲子、電影中一絕世佳公子。我們前往首爾班機上拿到的那份《朝鮮日報》,藉由報導珙吉,介紹了網路上的《朝鮮王朝實錄》,讓大家可以上網搜尋燕山與珙吉在歷史上的足跡。

>>關於《王的男人》背景地探尋

沒錯,我們去了韓國的昌德宮與景福宮,看到了仁政殿、思政殿,王射下長生的地方、珙吉割腕養傷的地方,第一次進宮緊張地等待進場表演的地方等等等,兩個女生發了瘋似地追尋著阿吉的足跡(笑)。

4 則留言:

N 提到...

保重。

看到女神照片了說。(手上拿著什麼呀)

miyako 提到...

2006/02/10  朝鮮日報

>>《王的男人》僅靠「電影力量」創一千萬觀眾紀錄
【電影評論家 沈永燮】

影片《實尾島》創造一千萬名觀眾紀錄不到2年,《王的男人》(又名《王和小丑》)11日將再次打破這項紀錄。一千萬名觀眾有什麼意義?這意味著四分之一的國民觀看了這部影片。成年人中近半數觀看了這部電影,僅產業波及效果就達到5000億韓元。在大韓民國吸引一千萬名觀眾,這相當於在好萊塢《大白鯊》創下被認為是不可攀登的高地的北美地區1億美元的票房收入。

但《王的男人》創下的一千萬名觀眾紀錄和《實尾島》和《太極旗飄揚》的紀錄具有不同的意義。《實尾島》和《太極旗飄揚》分別斥資82億韓元和147億韓元。但《王的男人》用不到這些電影一半製作費的40億韓元,就取得了300多億韓元的票房收入。影片既沒有超一流影星的加盟,也不是出自著名導演的手筆。單憑電影本身的力量,而且還是憑借「同性戀」這一敏感的題材吸引了一千萬名觀眾。

而最令人鼓舞的是,在《王的男人》中過去在韓國電影的背後通過微妙的方式形成伸縮力的民族主義的影響力很少。為打敗《鐵達尼號》,採取一種Copywood(模仿好萊塢的電影)方式的《生死諜變》和存在於《實尾島》、《太極旗飄揚》底層的呼籲民族主義感情的方式在《王的男人》中幾乎不存在。雖然影片採用了韓國傳統清唱「板索裡」和「男寺黨派」(註:應為山台假面劇)的演戲形式,但是給燕山君穿藍色滾龍袍(註:據說古代朝鮮皇帝的龍袍是紅色的?),並用代表慾望的紅色裝飾宮殿(註:朝鮮宮殿的主色是綠色)等,在古裝片中也發揮了獨特的風格和自由奔放的想像力。

更何況,《王的男人》的劇本並不僅採用了承前啟後的方式。影片直到觀眾恍然領悟到國王是小丑的影子,而小丑是國王的希望為止,婉轉地講述造成悲劇的原委。影片中融入了現實和藝術彼此模仿的問題、喜劇和悲劇的本質、在獨創面前批評獨創的政治批評(註:應該是在皇帝面前直接對皇帝進行政治批評)的伸縮力,以及在對權力的慾望和權力面前只能交出自己心愛的人的悲劇愛情等。在《王的男人》創下的一千萬名觀眾人數中,有不少「重複觀看」的觀眾。一言以蔽之,和過去相比,大韓民國觀眾對觀看電影的熱心程度和熱門電影的號召力比任何時候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王的男人》讓韓國電影界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只要故事情節和演員優秀,一千萬名觀眾的數字並非不可攀升的高峰,更說明「一部優秀的電影比10部大片還好」,並詮釋了OSMU(用電影、遊戲、唱片、卡通人物、出版等各種方式出售一個文化信息,把附加價值擴大至最大的方式)的實現可能性。

(天音1:不要再說這部片是同性戀片了,夠了……天音2:對啊,連我們這些外國人都看了4次,千萬紀錄裡有阿嶺阿凌的10張票,還有戲雨與我的8張喔!)

miyako 提到...

綜合報導:

繼李濬鎰導演11日取消《王的男人》觀影人次破千萬的慶祝會,以進行韓國電影保障配額1人示威的方式進行慶祝之後,李俊基接棒站崗第2天,結果現場超過1500名(12日16時止,此後持續增加)粉絲、100名媒體記者殺到,警方出動100人保護李俊基安全(12日16時止警方仍考慮加派2~300名警力)。俊基現身後民眾陷入瘋狂,數分鐘後示威活動即告中斷,讓俊基必須站在警戒線內,站在椅子上繼續示威站崗。最後粉絲們席地而坐,跟俊基一起示威了。

李濬鎰導演11日手持的標語是:「保障配額造就了《王的男人》。」李俊基12日手持的標語是:「從現在才正要起步,我不能停在這裡。請守住保障配額。電影演員李俊基。」

miyako 提到...

>>親親N:

如果你是問台灣記者會見,女神手上只拿過筆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