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223

[Love Letter] 暗湧

     《暗湧》
          by 王菲

 填詞:林夕 / 編曲:陳輝陽

 就算天空再深 看不出裂痕
 眉頭 仍聚滿密雲
 就算一屋暗燈 照不穿我身
 仍可反映你心

 讓這口煙跳升 我身軀下沉
 曾多麼想多麼想貼近
 你的心和眼口和耳亦沒緣分
 我都捉不緊

 害怕悲劇重演 我的命中命中
 越美麗的東西 我越不可碰
 歷史在重演 這麼煩囂城中
 沒理由 相戀可以沒有暗湧
 其實我再去愛惜你又有何用
 難道這次我抱緊你未必落空

 仍靜候著你說我別錯用神
 甚麼我都有預感
 然後睜不開兩眼 看命運光臨
 然後天空又再湧起密雲

 然後天空又再湧起密雲

------------------------------

J,好久不見。

好像每次傷心或低潮的時候我都喜歡寫信給你,換了很多地方,也不管這些信絕大部份你都看不見。雖然我生命中最大最長久的低潮與悲傷是因你而起;不用急著撇清,這與你本無絕對關係,我只是在陳述一個客觀事實而已。有時候我甚至懷疑這輩子自己都一直要這樣對你說話──即使你一直都聽不見也不會想要聽見。我已經這樣對你說話十五年了呢,認真數起來的話。

一遍遍聽著王菲的《暗湧》,每次聽到那兩句「其實我再去愛惜你又有何用?難道這次我抱緊你未必落空?」眼睛就要濕一次。記得在陷入與C之初就一直腦中就一直湧現這首歌,後來也就這麼簡單地結束了。其實情緒的勾起只是因為一、兩篇近乎芭樂的愛情小說,設定有些不合理情緒卻很完整。然後我想了很多,包括某個故事的男主角之一其實只是個會走動的費洛蒙故事大半都是激烈又悲傷的性愛描述,到底為什麼身為女性的我會被這樣的故事觸動呢?……身體與心理連結的某根線就在那裡斷掉的吧。我還記得你好多年前在信裡說過:那些通俗的流行歌曲訴說著愛啦,分離啦,背叛啦,啃食著你的心,教你悲傷、悔恨……但你還是要不停不停地愛上什麼人的,就像一直潛伏在我身體裡的欲望野獸永遠也都無法得到饜足。身體的感覺裂成兩半,一半是希望侵略的一半是希望被侵略的,我身體裡的雌與雄又在同時叫囂。

但是他們沒有那樣徹底被虛脫地滿足過,我想這是一種心理的病。

一直到最近幾年,我才讓自己承認生命裡的那些不安與不滿足是你永遠無法體會且這並不是我的錯,而是你我生命情調本就不同。林夕的詞美得像詩也絕望得像詩,那是愛的極限也是清醒絕望的極限,「沒理由,相戀可以沒有暗湧」然後我們都知道這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有始必有終,我終於明白X在初嘗兩情相悅時的眼淚了……因為X在害怕這麼美麗的東西總有一天會結束吧。猛然回頭看看,我已不是十五年前的我了,十五年前我會不顧一切不留退路瘋了似地拚命愛你,但現在我只在等一個極限。

與C之間的結束並沒有帶來太多悲傷,更多的是死,或許即使在愛情最濃的時候我們也在等待這終會來臨的結果只是早晚而已。對於C的自我中心以及他對自己自我中心的肯定我是很清楚的,連這自我中心也是我的選擇,我無話可說唯有欣然接受。J,你發現了嗎?別人主動選擇我的時候逃開的是我,我主動選擇對方的時候走開的都是對方,兩情相悅這種事情好像神話一樣,他們說我要的人都讓我受苦。

但他們不知道只有這個痛苦才能讓我有活著的實感,愛情小說讓我猛然驚覺自己需要的其實是折磨,精細美麗的痛苦就像麻藥而清晰可見的絕望就是讓我活下去的力氣。

J,十二年前留在我腰際的那道撫摸的感觸至今仍然燒灼。我想那已經成為我命中「餓」的象徵,這十幾年來我一直都在想如果當時我跟你真的發生關係是不是一切都不會一樣?還是什麼都不會改變只是我會更餓?

你早已不再是十五年前的那個你了,J,但你還沒有告訴我,沙特與波娃之間的愛情究竟是怎樣?把所有元素都剔除的愛又會是什麼樣子?

「然後睜不開兩眼,看命運光臨……然後天空又再湧起密雲。」

所有一切都難逃結束的命運,而我在等待極限。

把自己殺死的,極限。

1 則留言:

柳戲雨 提到...

某人在熬夜通霄看完(真夜中的彌次與喜多)時曾說,愛情有三分之ㄧ是幻覺.
回過頭來,我已經不能確定當初愛上的究竟是誰,但這依然無法減輕失落的痛苦.
日復一日的告訴自己,這一切已經過去,但總在我最脆弱悲傷的時候,夢見那個不愛我的人.彷彿在嘲笑自我催眠的無用.
絕望如冰冷的湖水滑過我的胸口,但我卻沒有追求死亡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