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1014

[Living]過日子(3)



最近某百貨和風節從日本引進了一些有趣的東西,又正巧我又日夜面對一本東京美食書,實在忍不住了,奔去硬是買了我家爺爺愛吃的文明堂長崎蛋糕(カステラ),還有太宰府天滿宮前かさの家的梅ヶ枝餅,加上某新開幕百貨分店初進口Valrhona 70%的Guanaja巧克力,最近的我算是在口腹之慾上小小地奢侈了一下。

東京的長崎蛋糕,文明堂算是大眾化的定番之一,綿密口感與適中甜味都能解甘黨挑嘴的饞。我曾在文明堂銀座的喫茶店裡渡過四十多分鐘,面對沒有一點塵埃的落地大玻璃窗,看著對面FANCL俐落的螢幕招牌,銀叉瓷盤光輝無瑕;紅茶與甜點當然是很有基本水準的,但那優雅閒適又帶著點矜貴的空氣,卻是獨一無二,當時真羨慕死銀座的貴婦小姐們了。當然,香榭里舍有它的雍容熱鬧,聖馬可廣場有它的清新浪漫,但是你知道,每個迷人的城市都有其獨特的氛圍,背後多少人事時地的積累,才能換來這無可取代的一瞬。

說是定番,但正式嚴肅一點的甜點指南中,文明堂在長崎蛋糕這一項還排不上名。我曾在銀座購得三百八十年老舖福砂屋的長崎蛋糕,初初吃覺得奇怪:要說口感,文明堂的還比較細綿一些,但細細品嘗會發現,老舖的東西有它質樸而頑固的氣質,福砂屋蛋糕的質地緊密,在口感中直接把他們對真材實料的堅持傳達出來,最特別的是吃得到雙目糖(純度接近百分之百的高級砂糖,通常拿來作高級生菓子)的細小顆粒,逐漸溶解在口中,讓蛋糕的味道變得更有層次。

日本人連作蛋糕都這麼迂迴。

梅ヶ枝餅當然是為了菅原道真公而買,傳說被流放的道真公曾被這餅撫慰受貶謫的心情,他死後這餅與梅花枝一同供奉靈前,所以吃這餅有討道真公保佑的意思。紅豆粒餡包在微焦Q軟的餅皮裡,那餡吃得出一點鹹,看來日本人深諳對比的藝術,用鹽來降低紅豆餡的甜膩以凸顯豆子原味。想起我家奶奶愛吃的新杵白大福,綿密細緻的漉餡也是帶著點若有似無的鹹味的,奶奶不愛日本料理卻獨獨嗜吃大福,她不欣賞源吉兆庵貴族的排場品味,卻獨鍾新杵實在無華的單純滋味。

雖然吃過的正統和菓子不多,要選一個我的最愛,應該是虎屋羊羹。雖然虎屋已經是江戶和菓子光輝的代表,但它其實源於京都,頂著皇室御用的光環,它與空也的最中、兔屋的銅鑼燒並列最常被美點指南提出的東京三大日式名點。要吃虎屋羊羹一定得配日本茶,充分的甜卻不膩,充分的紅豆卻不嗆喉,充分的溼潤卻不稀落,充分的細膩卻不失緊緻,吃過之後你會懷疑自己從前吃的羊羹究竟都是些什麼呢。



推薦閱讀:
(散步の達人ΜΟΟΚ) 東京手みやげ案内 交通新聞社
(別册太陽) 和菓子風土記 平凡社
自己做的書在此不好意思推薦,有興趣的人自會有緣相遇↑_↑

1 則留言:

miyako 提到...

晴明公紅到連老字號虎屋都要沾他的一點光,虎屋官方網站剛剛更新了「歷史上的人物與和菓子」單元,這回說的是土御門泰邦與安倍川餅